圣讯百科  > 所属分类  >  神学   
[0] 评论[0] 编辑

妇解神学

Feminist Theology 妇解神学 

这是近年备受重视的神学反省,沿自妇女解放运动(Woman's Liberation Movement)。在很多地方,妇解神学已比教外的妇女解放运动的言行更为成熟,加上这系列的神学反省未必按着妇解运动的路线发展,有人认为把Feminist Theology 译作妇解神学不妥当,应称作「妇女神学」;但现在不少这系列的作品是由男性执笔,称之为「妇女神学」亦似不当。总之,在未有更好的译名之前,我们就记取这是指从女性的角度(以别于以前全以男权中心为角度)来作的释经和神学的作品。

妇权研究

妇女解放运动可以上溯几百年前的历史,但在社会上形成一股力量,还是二十世纪中期,它使人正视妇女批判的意识和看事物的方法;加上释经和神学的工作,现代人必须重新检讨昔日的代模(参神学代模,Models of Theology800,Models of Theology),以及新的研究课题。

新的研究课题愈来愈重视释经学(Hermeneutics556,Hermeneutics)的问题。释经界至今仍为男人的天下,圣经固然全部都是由男性执笔,女性的观点与角度会不会被忽视呢?女性的经验仅能成为男人的参考吗?它本身能否成为一个起步点,甚至是一个准则?妇权运动分子的意见,也可以成为释经学的一部分吗?

1.妇权分子认为,圣经在推销一种压制女性的、以父权为中心的思想结构,因此是不合法的;另有些人认为,整个犹太─基督教的传统都以男性为中心,因此是没希望的。更极端的妇权分子主张重振巫术宗教(女祭司的地位较明显),或对以大地为母的自然神秘宗教趋之若鹜,二者均尊重女性意识。

2.与极端妇权分子看法相反的,或许可称之为福音派的模式。它拒绝把整本圣经的信息丢掉,也不认为性别歧视与圣经本身有什么必然的关系,但它承认多年来以男性为中心作出的释经及神学反省,确实有偏差,现在是女性为自己站出来说话的时候了。但怎样作呢?这模式内有颇不同的意见。有些人接受传统对男女秩序的解释,认为女性身分在神的创造秩序中,是要依附于教会、家庭及社会来实践;同时,此模式强调男性的领导以爱为出发点,这种领导不会削弱女性的自由与尊严。

同一模式内另一派人士的看法则认为,圣经告诉我们男女是平等的,因此女要服从男,男亦要服从女,是一种互相顺服的模式。此派人士害怕的是,妇解不彻底的话,女人仍然要屈服在男性的控制下。

3.走在上述二者中间的,也许可以称为改革模式。它认为圣经与基督教历史确有性别歧视,必须正视和胜过;但它与第一个模式不同的是,圣经的中心信息是论到人的劳役和解放,男女无别;在这一意义下,全盘放弃圣经的信息是于事无补的。有些人专注于释经工作,特别对那些所谓歧视女性的经文下工夫,要找出这些经文中隐藏的亮光,重新建立女人正面的地位;另有些人则努力寻找圣经中以男性为中心的、「不可用」的经文,进而在先知传统寻找「可用」的经文,好建立解放的释经原则。在那些没有特别讨论女人地位的经文中,这些人尝试提出建立公义社会之道,是完全没有社会的、经济的,及性别剥削的自由社会。

在这模式内,最激进的一派认为,应建立以女性为中心的「释疑」释经学(hermeneutic of suspicion)。首先,它指出圣经都是由男人写成、翻译,使之成为正典,然后加以解释,在这种释经的控制下,信仰的规模必然以男性为中心;现在的工作就是透过整个释经与神学的重建,让女性能进入主导地位,像昔日男性占领的一样。

妇女释经学

旧约明显地以父权为中心,称神为父(Fatherhood of God453,Fatherhood of God),是以男性为主,连宗教规矩也是重男轻女。女人因生产而算为不洁,她生的若是男婴,不洁期为七日,生女婴却是十四日(利十二1~5)。希伯来人的女儿若被卖为奴,她不能像男仆一样得释放(出二十一7);男人发觉妻子「有什么不合理的事,不喜悦她」,就可以休她(申二十四1~4),圣经却没记载女人可以休夫。男人要娶妻,就要给女家「聘礼」(希伯来文:mohar),可把两个家庭连结起来。妇女释经学者对这些经文十分不满。

但亦有人提出,圣经的父权中心并没有变成性别歧视的男性中心,就是旧约称神为父,也只是一种拟人法(Anthropomorphism137,Anthropomorphism);神只是个灵,既非男亦非女,不像古代近东的神祇,事实上,旧约亦有用女性意象来描述耶和华的,就如称之为乳养婴儿的母亲(赛四十九15)、接生者(诗二十二9~10)、主母(诗一二三2)、帮助者(像夏娃对亚当一样;出十八4申三十三26诗一二一1~2)。

再者,旧约律例中也不全是以父权为中心,它指出父亲和母亲都当受尊敬(出二十12),女人在安息日亦要享安息(出二十8),有分聆听律法而得益(申三十一9~13);奸夫淫妇均要接受死刑(利二十10);禁戒吃的食物亦适用于男女双方(利十一)。

旧约律例对滥用权力(Power945,Power)相当敏感。很多维持公义社会的律例,其实都保护女性的权益,免受性别歧视的剥削。男人可以休妻,但一定要给她休书,其目的就是限制男人滥用这权利。此外,寡妇(出二十二22~24)、战争的女俘虏(申二十一10~14),和被诱奸的处女(出二十二16~17),全受到法律的保护;在当时较不文明及残忍的社会,律法均顾虑到这些被社会看为边缘人的,能得到公平和仁慈的对待(出二十二21~27)。

按旧约描述,女人在希伯来社会及崇拜的地位,有不少地方与当代近东的文化习惯相似;但在神整个救赎计划内,希伯来社会在立法上给予女人的保护,确是比其它社会先进。他们扩宽传统为女人划下的范围:儿女不仅是女人的责任(箴一8,六20);理想妻子活动及工作的范围,包括在家庭内外(箴三十一10及下);希伯来宗教除了祭司一职外,其它亦容许女人参与:有女先知王下二十二14;尼六14)、女士师(士四4)、智者(士五28~29;撒下十四2,二十16),甚至统治者(王下十一3)。希伯来宗教不容许女人当祭司,原因可能是当代近东有女祭司的宗教,经常牵涉生殖崇拜和庙妓等淫邪活动。

那么我们怎样面对这些经文中看似矛盾的地方呢?有些妇解神学家完全否认圣经是男女平等的,另有些人认为圣经只是因应文化环境而作出的反应,二者均不接受圣经本身对现代女性有益。我们的释经原则若根据圣经神学,亦即特别启示之历史而建立,这种极端反应是不需要的。

1.圣经整个信息的中心,包括与女人有关的经文在内,不是以父权主义或人人平等为核心,其核心乃是神的盟约(Covenant322,Covenant),以及祂对人类和一切受造物的救赎。圣经给人的定义(男女无别),就是人都是按「神的形像」(Image of God609,Image of God)创造的(创一27)。这个「定义」其实就是一个呼召,要我们服事神,并且彼此服事;它的核心远越过男人和女人哪一个应该作主的问题,而进入盟约的生命去。

2.圣经信息的特点,是把神对人类的旨意逐步展开,信息的发展是进程序的,而它的目的就是要指出:万物会去到终局,神要恢复并重建一切祂创造的,使他们符合受造的原意;在那时,男人与女人都被更新,真正可以达到盟约的关系(加三28)。

3.启示之所以是进程序,因为神俯就人(参俯就论,Accommodation104,Accommodation),按人当时的文化条件,来向人显示祂的盟约和救赎的目标。有时采用的文化条件,可能与神一贯的教训相违背,就如一夫多妻的婚姻,及以男性为中心的制度;有时神甚至为一夫多妻立下一些规矩呢(申二十一15~17)。婚姻是神建立的制度,不容人破坏,但在俯就文化条件下,祂甚至容许离婚(Divorce368,Divorce),并且明说是「因为你们的心硬」(太十九8),纵使祂神圣的本意是持久的一夫一妻制(创二24~25;可十4~9)。新约也有这种教导模式。保罗因应哥林多社会特殊的情况,禁止女人不蒙头来参加聚会(林前十一4~7)或讲道(林前十四34~35),但保罗书信中明显记有讲道的女人(参讲道神学,Preaching, Theology of952,Preaching, Theology of)。我们在基督里面是自由的,只是这种自由不应该成为「外人」诟病的借口(林前十一5、13~14),这是俯就文化条件来启示的原意。

4.俯就文化亦不是只让文化来定规启示的内容,它受末世论的目的规范,而成为一种张力,其总意是指向基督,祂是万物的改变者,包括我们的社会秩序。譬如,神禁止人贪恋别人的妻子及牛驴(出二十17)。我们不应妄下判断,说圣经把女人看作男人的财物,加强了性别歧视的文化;作者既不知、亦非为我们的情意结来写作,我们乃应按作者的文化环境来了解,看它是以法规来保护女性的尊严。就是在昔日的秩序内,圣经信息均有一种「闯入的伦理」(intrusion ethic)的因素,即藉基督而带领新的秩序闯入旧的秩序。尽管旧社会容许离婚,基督在上帝国(Kingdom of God685,Kingdom of God)内却把它弃掉了(太五32,十九9)。在圣灵的新时代,儿子与女儿、男仆与女仆,都要被圣灵充满,所有信徒皆为先知(徒二16~18)。在一世纪犹太人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女人不能在法庭作见证,也不许修习神的律法;但在基督的复活事件上,向男人见证此事的正是女人(路二十四1~10),保罗亦要女人学道(提前二11)。不仅如此,耶稣称赞马利亚不管厨务(厨务是当代定规为女人的职责),因为她「在耶稣脚前坐着听祂的道」(路十38~42)。女人在基督里面的自由,必须走在当代文化的前头,才能被称作「解放」;但也不应走得太远,以致不能改变当代歧视女人的文化习俗;整个标准与核心,就是基督为人定下的旨意,亦即是末世论的秩序。

神在盟约内为女人定下的旨意

救赎的目的是要重建万物被造的原旨,这是为什么圣经有时称救恩为「新创造」(林后五17,和合本作「新造的人」)、耶稣是「末后的亚当」(林前十五45),或称基督徒为「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弗四24)。

假如我们由救赎回溯到创造的原旨,创世记一及二章所描述的女人,就具有新的意义和层次。与古代近东文化不一样的是,后者永远把女人看作男人的附属物;但创世记说,男人和女人同是按神的形像造的,二人要通力合作,管理大地(创一28)。女人不是男人的奴隶,乃是他的「配偶」,是「帮助他」的(创二18),是一个互助互长的伙伴。像男人一样,女人也是用已存的物质造成(创二22)。神造女人的时候,先使亚当睡着了,故此他在女人被造的过程,并不能参与什么,帮助什么,所以女人不是在男人之下。女人与其它动物不一样,她也具备男人所以为人的特质(创二19~20)。作为男人「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创二23),二人的关系是爱,其关系之深,已越过文字的描述,他们是「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女人作为「男人的荣耀」,在公众崇拜中要「蒙着头」,因为她的荣耀是非常大的,可能僭夺神的荣耀。故蒙头非表示次等,乃是顺服上帝权柄的记号(林前十一10)。

罪对盟约关系的影响

罪进入这世界之前,亚当、夏娃是活在盟约关系中,互助互长;他们有同一负责任的对象:神。可惜他们联合起来反叛神,因而就落到亚当埋怨他的妻子和神(创三12),而夏娃则埋怨蛇的地步(创三13)。现在神的审判可真与他们犯的罪配合(罗一24、26、28);罪成了他们的报酬,二人紧密的关系成了斗争的关系,互爱成了互恨,彼此竭力要驾驭对方(创三16b)。于是两性间的争战便开始了,男人想控制女人,女人亦想凌驾男人,互助成了互害(参创四7)。

两性的权力斗争发展到新约时代,更成了神学的异端:各种形式的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508,Gnosticism)均提到尝试联系神、人间的居间体。有些人说女人就是这样的居间体,夏娃为人类带来光与生命,是令人能得着神光照的媒介;另有些诺斯底派系甚至说,女人是先于亚当而存在,与天上各灵体交往。

保罗在提前二11~15禁止女人讲道,很可能就是以这样的异端为背景,这等异端「牢笼无知妇女」(提后三6),他们还「禁止嫁娶」(提前四3)。保罗为了反对他们,提醒整个教会只有基督才是中保,其它一切都不是(提前二5~7)。他说,首先被造的是亚当,不是夏娃,夏娃不是光之源,相反地,她是被引诱的(提前二13~14);他更指出,人不能因性别而多得神恩。

在基督内重建盟约的关系

在基督内,婚姻的咒诅被除掉了,互助互长的关系得以恢复(林前十一11)。夫为主、妻为助的次序再被肯定,但其内容是完全被革新的。丈夫作为一家之主的,不是独大,也有责任去帮助妻子,互助就成了二人共有的呼召(弗五21)。丈夫的权柄不在摆布妻子,只在爱与关怀妻子,并且以基督为教会舍命的模式,作为丈夫应为妻子舍己的模式(弗五25~33),目的不是要把对方压垮,乃在把对方释放。同样地,妻子对丈夫的顺服不是盲目的,乃是本于尊重(弗五33),是完全自愿的,亦是基于一种「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彼前三4)。在传统夫权至上的文化内,丈夫是无上的主人,妻子是个奴隶;在以基督为中心的盟约内,夫妻均需本乎新生命来相辅相成。

另参:亚当(Adam105,Adam 亚当); 

           (Love742,Love 爱); 

           婚姻(Marriage767,Marriage 婚姻); 

          新约的妇女地位(Woman in the New Testament, Status of1245,Woman in the New Testament, Status of 新约的妇女地位); 

          旧约的妇女地位(Woman in the Old Testament, Status of1246,Woman in the Old Testament, Status of 旧约的妇女地位)。

参考资料:《当代神学词典》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邪恶    下一篇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