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讯百科  > 所属分类  >  神学   
[0] 评论[0] 编辑

乡土神学

Homeland, Theology of the 乡土神学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从文化及民族感情的角度来说,台湾人因为经历了五十年日本的霸占(直到1945年),和国民党的军法统治(直到1949),她发展出一种颇独特的自我身分感。这种独特的身分感,经过一些如「二二八事件」(指1947年二月二十八日国民党以强暴手段镇压地方骚乱,引致大量台湾原居民被屠杀及失踪)的惨剧,「本省人」与「外省人」形同两大壁垒,表之於每一层面,从语言、文化、政治到神学──台湾原居民认为他们的权利被外来的国民党剥夺了。80年代末世界的政治气候趋向民主与自决,一直蕴含於民间的不满和要求自主自决的诉求,亦借助蒋经国执政末期要还政於民的决心而成形;在政治上成立了中华民国立国以来第一个反对党(民进党),在神学上亦有了一个与本土情况紧密相连的台湾神学(最主要的有乡土神学),而这两个力量在长老会的神学院(特别是台南神学院)是不可分割的。

在基督教教会内,持久思考神学应怎样回应处境问题的,是台湾最大的长老会,他们关注原住民群体、工业宣教、社区发展,甚至是雏妓问题。他们对宣教的概念与保守教会的模式颇不一样,一方面他们是以严谨的圣经研究作其基础及推动力;另一方面,他们采用的宣教形式也不仅限於口传或文字,还配以具想像力和切合人民需要的不同事工,因此长老会能深入民心,特别是在台湾南部。

台湾长老会最关心的,还是全台湾居民的将来。台湾神学虽然在80年代以「乡土神学」作旌旗,但在此之前,既有教会长久以来与原居民一起挣扎的历史,复有前台南神学院院长宋泉盛及其他人士殷勤的神学反思,这都是乡土神学重要的背景;就如宋泉盛在为《台湾乡土神学论文集》(一)的「序」写道︰「事实上,『乡土』这一词对台湾人民来说并不陌生。在戒严文化笼罩下的台湾,突破政治禁忌的民主运动是道道地地的乡土运动。从日据时代到现在台湾人作家孜孜耕耘出来的文学,是不折不扣的乡土文学。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对台湾的政治命运冒犯政治忌讳在在发出的信仰呼吁,是基督福音乡土化的具体表现。由此可知,以乡土为前题建构基督教神学是刻不容缓的事。」(王宪治编着,台南神学院,1988,2页)。

我们要先明白长老会在政治及神学上作过的努力,才能介绍乡土神学的主要议程。

三个重要的宣言

在1986年三月蒋经国推动自由化之前,台湾基本上是由少数的外省人统治着占大多数的本省人,基於种种政治因素,也常本於1950年开始实施的戒严令,民间没有组党的自由、示威游行的自由,而新闻及从政的自由,亦只能在国民党的框框内才有可能。在任何「一言堂」的局面下,受害者必是「异己分子」的非我族类。这期间因政治言论,或纯是批评时局而受军法审判的平民,就屡见不鲜,其中有着名的学者、文化人,当然也有为台湾籍居民的利益而发言的人了。

台湾基督长老会不单拥有庞大的会众,也具有长老会的特性和热情︰一向敢言且勇於面对现实;会友多为台籍的本省居民,他们觉得为住民争取自由自决,进而争取台湾国的独立,都是责无旁贷的。他们除了办刊物、集会、推动台语而放弃国语外,过去曾发表过三次宣言,可简介於下。

「对国是的声明与建议」,1971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主张国会全面改选。其背景是在中共进入联合国,而美国总统尼克森将访问大陆,长老会为防止疑似1895年被满清出卖给日本的事件,遂以教会来代表台湾人关切台湾前途,发表「国是声明」。

「我们的呼吁」,1975年十一月十八日︰主张彻底实施宪法,革新政治,突破外交困境。谋求教会自立、自主,建立世界关系,关心社会公义。背景是1975年原住民及台语圣经、圣诗被统治当局没收,长老会基於语言是人类基本的自由,「是人的存在基础」,剥夺母语表达的权利,即等於破坏人存在的基础,便发表「我们的呼吁」,一并要求其他的改革。

「人权宣言」,1977年八月十六日︰主张台湾前途由所有住民自决,促请政府使台湾成为新而独立的国家。背景是美国国务卿即将访问中国大陆,长老会恐怕美国会进一步出卖台湾。後美国果然在1978年十二月十六日,与中华民国断交废约,而与中共建立邦交,造成人心惶惶。此人权宣言被认为是具先知性的文件。

三个宣言中,以「人权宣言」最为重要。1987年十二月,长老会在台湾各地召开「人权宣言十周年感恩大会」,重新标榜「住民自决」和「台湾独立」为奋斗的目标;他们成了现今台独运动(1988年四月)两股主要势力之一(另一是美国台独联盟训练出来,後又被差回台湾的读书人)。

乡土神学是在这样的政治气候下产生的。

宋泉盛的神学思想


在介绍乡土神学之前,让我们先认识曾任台南神学院院长的宋泉盛,和他的神学思想。

宋泉盛从没有公开承认他是乡土神学家,他的作品是关心第三世界的苦难(《第三眼神学》,1979;中译︰1989),多於台湾本土特别的问题,故其内容多泛论解放神学(Liberation Theology724,Liberation Theology)一般提及的问题,如「受苦的神」、「希望」、「挣扎」、「解放」、「福音与政治」,及「受苦的力量」(《孟姜女的眼泪》)等。但他长久以来殷勤的工作,和正统神学训练给予他的睿见与熟练,确为乡土神学家预备了一块沃土来工作。

他指出基督徒就算不是政治分析家,也不能推卸自己的政治责任,他是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信仰亦只能连结人在环境内的全面经验来传讲;其上有文化、经济,也有从别的宗教得来之经验。人的窘境不是抽空的属灵窘境,而是在真实生活下遭受的窘境;福音真实的力量,正是要把人从真实的窘境释放出来。

不过传福音不能单靠口传,而是要与陷於窘境的人同受苦难,就如昔日耶稣基督一样。祂成为肉身,不是特意来向人作教法师,而是与受压迫的人同受剥削,与困苦的人一起呻吟,以致苦难和十字架成了祂一生的取向;这也是信徒的目标,受苦不是消极的,因为它有一种胜过强权的潜能。社会是透过这些行动,才知道神与人同在的福音。

这就是宋泉盛的神学,也是乡土神学的沃土。

乡土神学



简单地说,乡土神学家认为台湾这个美丽的岛屿,是属於台湾籍土生土长的人民,而这种台湾人民并不必然地就是政治上的中国人;他们认为近代史陈示的,乃是台湾岛屿迭经荷兰、清朝、日本,及国民党相继蹂躏和出卖,使他们成了「亚洲孤儿」;虽有「土」地为居,却因没有自主自决权而不足成「乡」。乡土神学的首务,就是透过信仰的力量,聚拢群众,形成一股势力,「促请政府使台湾成为一个新而独立的国家」。

可见乡土神学与台湾的政治背景和宋泉盛的神学思想,有紧密不可分的关联。譬如,我们看见同样的政治与信仰的关系,同样的社会、文化、经济等现状的分析,亦听到同样要求信仰落实於「百姓」的挣扎和呼声。按乡土神学家的作品来看,这种神学的四个要点,就是人民、土地、权力和上帝。作者从几个圣经典范来解释它们的关系,分别是挪亚之约、亚伯拉罕之约、摩西之约、大卫之约;第二是以赛亚书之新选民和新出埃及,以至耶稣另立之新约。他们认为这些圣经在台湾都是指向同一的主题︰没有土地的人民,就像「没有巢的鸟」;同样地,有了土地却不能参与该地的政治者,就更像「一条牛或一个妓女」,没有自主权,任人摆布。只有当人民拥有土地和参政的权利,才可以发挥出人是按神形像受造的尊严,与神发生有意义的关系,同时又执行大地管家的神圣责任。这是台湾教会的责任,甚至是牺牲的目标。

为什麽需要牺牲?因为台湾人的土地被夺去,权利被践踏;剥削者既坐拥大权,是不会轻易归还的。但种种逆境都阻止不了台湾人民「渴望归家」,和重建家园的决心;此时此际,台湾教会就有责任来鼓励信徒,批判现存之政治和经济制度,学效摩西的榜样,务要聚拢人群,参与公义,为自己的家园来奋斗;就算继续受苦,也要在盼望中与人民同在,使台湾这地方具备「家」的条件,而成为台湾人的乡土。这是乡土神学的首要议程。

另参︰希望神学(Hope, Theology of589,Hope, Theology of);

政治神学(Political Theology941,Political Theology)。

参考资料《当代神学》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华容县基督教毛家教堂    下一篇 同性恋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