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基督教百科  > 所属分类  >  伦理    伦理学   
[0] 评论[3] 编辑

同性恋

Homosexuality 同性恋

中文「同性恋」一词,包括女同恋和男同性恋──指人对同性别者产生的性吸引及性行为,英文通常称女同性恋者为lesbian(源自希腊文Lesbos,据说与公元前六百年女诗人Sappho之同性恋情有关),男同性恋者才叫homosexual;但近代男同性恋者认为 homosexual一词,含有医学、伦理的歧视和误解意味,改称自己为gay。按粗略估计,今天白种男人中约有4~5%是同性恋者,10~20%是双性恋者(即性对象包括男与女)。本文同时处理男女性的同性恋问题。

同性恋的成因

今天对同性恋的成因没有一致的看法,反对同性恋者通常认为这是後天的恶习,因而忽略了同性恋者的先天因素;赞成同性恋者则强调生理结构的不同,因而忽略它是可以被纠正的行为。总体说来,我们没有一致的科学资料,说明同性恋的成因(同样地,科学家也不能解释异性恋的成因)。但因为近代对同性恋者的基本权益较为重视,各方面的研究亦多起来,对同性恋的成因可分为三派的意见,它们未必是互相排拒的。

1.生理成因。近代医学人员发现,同性恋者的生理状况跟异性恋者不一样,包括遗传因子、大脑结构和男女性荷尔蒙的比例;这些异於平常的状况是天生的,影响人的性倾向,并非自愿或自选的。

长久以来,研究人员发现,男同性恋者惯用左手的比例,比异性恋者为高。1991年九月,圣地牙哥的生物学家李维(Simon Levay)发表报告,指出在他研究过四十一个在六十岁之前死亡的人脑,发现男同性恋者的大脑结构,与其他人不一样,丘脑下部(hypothalamus)前端一个小组织是帮助指引男性性行为的神经细胞,一般说来,男人这部分组织比女人的大一倍(约一粒粗沙的大小),李维发现异性恋者比男同性恋者亦大一倍;换句话说,男同性恋者这部分的体积,与女人的相若。

当然,像其他研究结果一样,李维的报告还须进一步研究,以除去可疑的地方:四十一个人脑样本中,十九个人生前是男同性恋而又死於爱滋病,十六个男的他只能假定是异性恋者(其他六个是女的),却不能肯定;就以十九个男同性恋而死於爱滋病的来说,爱滋病毒会攻击人的脑部,那麽这个较小的组织,会不会是受攻击而萎缩呢?再者,科学家还未百分之百肯定,此组织与男性性行为有直接因果的关系;事实上,研究人员也不能肯定,男同性恋这组织比正常人小一倍,是同性恋行为的因还是果;无论是因是果,同性恋行为与生理结构有关系,倒是科学家一致承认的。

但科学家亦指出,不同的生理结构只能影响人的性取向,却不能说是「预先决定」(pre-determine)人的性取向,就如「正常」的生理结构,也不能「预先决定」人必然有异性恋的性取向一样。科学家在这方面的努力,是使现代人对同性恋者,能采取较理性、公平及同情之态度的主因。

2.心理成因。心理学家指出,人的性取向是在幼年期形成的,通常是五到七岁期间,不管他是自觉或不自觉的。原来人最早的性经验,都是源自对自己身体的好奇和探索;稍长,又是与同性为友的居多,因此发育期对同性感到兴趣,是一个颇正常的现象。若是按着正常的发展,发育期後自然就会对异性发生兴趣;倘若情况有异,如极度的害羞、内向、恐惧被拒绝、父母角色不平衡、某些残疾,以及因独子的缘故被过分保护,而不能与他人建立社交关系,他/她就可能发展出同性恋的倾向。就是发育後的经验,亦可能使人转向同性恋,如感情的创伤或心理上对异性的恐惧,会叫人倒退回幼儿期那种较安全的性经验。

3.环境成因。这是指非天生的,特殊的心理影响,全是因为环境诱使人学成的性取向,就如单性环境(像全男生或全女生的学校、军队、监狱),与父母不正常的关系,纵慾而想另找刺激,憎恨男性或女性,父母、监护人或教师的高压政策造成的逃避现象。

上述简略描述同性恋的成因,事实上是不足够的,许多个人特殊的际遇(包括先天的与後天的),必须个别了解和处理;从众多的成因看来,昔日把同性恋判为有罪,甚至定以死刑(圣经及部分国家的刑法)是过度简化的做法,虽然它们均有特殊的文化及社会因素可解释,现代人却不会看同性恋是非要判以死刑不可的罪恶。

圣经的看法

整本旧约和新约对同性恋的看法,都是绝对反面的、禁止的;当然,同性恋的心理及生理成因是很现代的知识,这种知识改变了现代人对同性恋者的看法,亦使某些人改变了对圣经这方面教导的解释。就如有人指出,圣经论到禁止同性恋的经文,全是针对个别时代的同性恋行为,而非同性恋本身,对某类行为的判决必然带着该时代的特殊因素。像旧约时代,性行为的目的之一,是生儿育女,增加生产力,同性恋者达不到这个目的,因此被看为不自然的和有罪的;在新约时代,罗马军队因着同性恋盛行,实力大减,故罗马法律禁止同性恋(早於主前三世纪),且视之为刑事行为;在宗教圈内,异教有男妓的设立,保罗为要保护教会的纯洁,因此把同性恋与拜偶像并列为「该受报应」的罪行(罗一21~27),且被拒於神国之外(林前六9~10;提前一9~10)。

无论是基於什麽文化及社会因素,近代人对圣经的诠释与前人不一样,考虑的角度及事项较广阔周全,皆因圣经的对象是非常多元的。

首先,常为反同性恋者引用的所多玛(Sodom,英文的男同性恋或鸡奸:sodomy,即本於此字)事件(创十九),说此城被灭是因同性恋盛行的缘故;但这种解释不见於旧约,最早作此解释者,是希腊人入侵巴勒斯坦期。近代经学者指出,此段经文的要旨及刑罚的对象,不是同性恋本身,狭义地看是因为该城鸡奸神的使者,广义地看,是刑罚社会普遍的不义与恶待异乡客(参结十六49~50)。

就算是这样,旧约严厉警告及刑罚同性恋者这一事实,仍是无从掩饰的,利未记圣洁法律(Holiness Code)判男同性恋者死刑(利十八22,二十13);申命记禁止同性恋者进入神的殿,且把他们与娼妓同列(申二十三17~18);不过以色列有一段时间亦相当流行同性恋(王上十四24,十五12,二十二46;王下二十三7),社会似乎颇能接受这行为;无论如何,把同性恋者治死之法令,看来不是每一时代都严格执行。

新约对同性恋的禁止同样严厉,但现代经学者指出,保罗在林前六9~10和罗一26~27的禁令,是针对同性恋的无度情慾,新约其他作者如犹7,彼後二6~\cs67,指的都是过滥的同性情慾,不是同性恋本身,过滥的情慾就是对异性恋亦当受责备。他们继续指出,保罗真正关心的,是拜偶像的问题,当时异教备有男妓,这对像哥林多一样开放及混杂的城市,他有理由严厉警告,以保教会的纯洁。

这种解释法当然不会满足所有人,却能反映出圣经中这类经文在释经学(Hermeneutics)上的问题。

历史上不同的态度


《十二使徒遗训》禁止男同性恋败坏未成年的男童,圣雅典那哥拉(St Athenagoras,约二世纪基督徒哲学家)称同性恋行为是奸淫,教会的法律则为此行为定出刑罚,从九年忏悔期,到永久被开除会籍不等。後来拜占庭(Byzantium)面临地震灭城的威胁,他们认为这是同性恋者招来的天谴。这不等於说早期教会一致对同性恋者采取严厉的手段,事实上第二、三世纪的教会,对同性恋者是颇容忍的;直到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宗教,教会对他们又再敌视起来。

中世纪几乎是不对这问题讨论,十一和十二世纪的欧洲,同性恋者有自己的圈子和文化,不大受骚扰,只是十二世纪後教会不能容忍异己,同性恋者再度被排挤;自十六世纪起,英国更以死刑来吓阻男同性恋者(极少执行),到十九世纪则改监禁代替,但把男同性恋者送进单性监牢,无疑是把酗酒者关在酒厂内。

近代立法和执法人士监於检控困难,有了同性恋刑事法,只会制造更多自杀和勒索事件;再加上近代人对同性恋者的认识加深,各地都推行同性恋非刑事化(discriminalization),就算不认同此行为的人(包括视之为「病态行为」的),都觉得应予援助,而非刑罚(「有病是要给予医治,不是惩罚」)。

近代教会对同性恋者的态度,大致可分下列四项:

1.拒绝并应施予惩罚。持此议的人认为,同性恋者是犯了圣经明文的禁令,而民事法对此判刑是符合圣经的立场,不应改革。他们认为即使是天生同性恋者,都可以透过後天的辅导与医治而根除(不为近代有关科学家认同);他们对圣经的诠释,多采取字义法解释,这立场加上文化传统对男女同性恋的误解形象,加深他们要把同性恋者隔离的决心,以匡正风俗。

2.拒绝但不应刑罚。他们认为同性恋者与上帝创造(Creation)的原意违背,亦与圣经的明令抵触,故拒绝接纳,包括同性恋者的性倾向和行为在内;天主教会认为,生儿育女是性行为的合法动机,故同性恋是违反神律的。这是本於阿奎那(Thomas Aquinas)的思想,他认为男性性器官是用来繁衍下代的,同性恋是违逆自然律的行为,他且把同性恋与兽奸同列──这是本於性行为来界定的反对意见。另一类是本於性取向来作反对的,巴特(Barth)看神的形像(Image of God609,Image of God 神的形像; imago Dei),就是男女二性的调和、配合,同性恋者既放弃异性,就犯了自我崇拜、堕落和拜偶像的罪。但持上述两个立场的人,均不认为同性恋「在本质上是邪恶的」,对性取向上倾於同性的人,他们亦较少作出激烈的反对言行,只是认为他们需要人的关心,教会不应歧视他们,反应帮助他们。

3.有条件的接纳。此派人士与上述二派一样,认为只有异性恋才是神造人的原旨,同性恋是违反自然的。但他们比上述二者更重视现代人对研究此问题的发现,接受有些人是天生与普通人有别,他们的同性恋倾向不是自取的,而是天生,或是幼年期的成长条件有异,他们都不应因此被拒或受罚。他们若是可以透过後天的辅导或医治,他们就有道义上的责任要去改变;若是不成功,他们先要尝试过独身生活,不然的话,也要守异性恋者的婚姻条款,从一而终,不能滥交(近代研究指出,同性恋者比异性恋者有更多的性伴侣),且绝不能与未成年的儿童进行性行为(亦是同性恋者比异性恋者更多犯的刑事罪)。持有条件接受之立场的人士,仍然看同性恋是不自然的,是有违神造男女的原旨,但他们不认为同性恋者必然是该被定罪的,他们「本质上是不完全的」,同性恋行为便成了「二者较小的邪恶」,故是有条件的接纳。

4.完全的接纳。这派人士倾向於只接纳先天性及心理因素造成的同性恋行为,对後天学习的一类资料,若不是过度忽视,就是本於他们对人权及成年人隐私权的重视,主张同性恋只是异性恋的另一选择,二者亦应以同一道德原则来视之。就以婚姻关系而言,此关系的重点是爱与联合,不是性,也不是生儿育女(因异性恋婚姻亦有决定不要儿女的),故同性恋者的权利,不应与异性恋者有什麽不同;包括可以在教堂结婚,得牧师祝福和作神职人员。因为神对婚姻的要求,不是哪一种性行为,而是哪一种关系最能使二者在爱、忠诚、诚实中生活,和使对方更完满地成为一个人,在这些条件下,同性恋者并没有违背神的旨意,应与异性恋者享有同等的权利与保护。

叫上述四种立场分别出来的是:人类性行为的意义、圣经的诠释、实验结果的了解及运用,以及评定道德行为的模式与准则。今天教会对此问题的立场,大部分是采取「拒绝但不应刑罚」的态度,只有少数是采取完全接纳。

基督徒的立场


我们不能要求教会对同性恋(或大多数的道德伦理问题)有一致的立场,但下列数项是重要的:

1.需要把圣经论到同性恋的经文,放回它原有的社会和文化背景下来解释,进而分别哪些是论到同性恋本身(即其性取向),哪些是论到同性恋的性行为。近代研究使人多认识生理结构及心理成长(幼儿期)的因素,这是圣经没有提及的,这不是圣经是否完全的问题,它就是没有提及;因此断章取义地把某些经文(如申二十三17~18;林前六9~10)给予极化,然後对同性恋者毫无保留地判罪,对非自选的同性恋者是不公平的。当然,按经文的社会及文化背景来解释,并不是要把同性恋行为说成是异性恋的另类选择,像一些现代教会伦理学家的作法;那只是照圣经原本要说的,及防止人因着对同性恋的无知、恐惧与反感,藉着圣经的名义来逼害无辜的、先天性的同性恋者,像中世纪後期,及十六到十八世纪的西方教会。

2.异性恋者要承认,人对同性恋者是有一种天然的恶心及恐惧的反应,像耶稣时代人对长大麻疯的人,及现代人对童恋及兽奸者;这不全然是坏事,这种天然反应,一方面暗示出大部分人仍然觉得同性恋是不自然的事,另一方面亦具防卫的作用。但我们不应让天然反应发展成无知的,及无理性的恐惧,像昔日天主教会对异端者的赶尽杀绝。教会应批判地阅读现代人对同性恋的研究报告;她应阅读这方面的资料,因为可以驱走无知;她应具批判能力来阅读,因为好些报告是本於某种社会及政治因素来写,常把不合他们目标的资料略而不提(参杨牧谷,「赞成同性恋非刑事化者忽略的事实」,《社稷情》)。正确的认识,对教会制定合宜的方案是必须的。

3.现今大多数西方主流宗派,支持同性恋者的基本人权及诉求,这在较保守的华人社会,仍然未成气候,教会应有智慧地处理此敏感的问题。全然采纳西方教会的立场会是个灾难,像在教会为同性恋者举行婚礼,成立同性恋者的教会,及按立同性恋者为神职人员;这不仅信徒不能接纳,社会人士会侧目,就是对同性恋者本身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最新的研究报告指出,同性恋者有多过一个性伴侣的比例,仍属偏高,而这事实很可能与同性恋者患上爱滋病的数目比异性恋者高差不多七倍有关(由1990~1年九月调查过的四万三千零五十个病患者中,异性恋者占7%,同性恋者是54%;Time,1991,十一月二十五日)。教会为他(她)们另立一群体,容易在一种亲密的气氛下增加性接触,间接助长爱滋病的蔓延,就像同性恋者的酒吧或俱乐部的功能一样;教会若真心关怀他们,就要像平常人一样接纳他们,而不是把他们另外圈起来,让他们自成一国。

4.要教会接纳同性恋者,第一步似乎应该是直接接触他们、认识他们,而不仅是从文字来认识他们。只要亲身认识同性恋者就不难发现他们仍有许多值得人仰慕和信赖的品格,像较具创意和同情心,他(她)们对伴侣的忠贞也是一个事实;第一手经验的认识,较易引致自然的接纳,这比理论的辩驳更有力。这对接纳天生具同性恋倾向的人尤为重要,他们不应为非自选的性倾向而负罪一生,教会亦没有权利把他们逼在幽暗的角落,使他们愈来愈内向和绝望。不错,要华人教会接受同性恋者有一定的困难,但不会比接受滥交和不忠的异性恋者更困难,而且困难不是不爱他们的合法藉口,教会有责任关顾及牧养同性恋者,就像对异性恋者一样。

5.接纳同性恋者,并不等於认同同性恋的行为,教会仍然有责任对社会愈来愈普遍的同性恋行为,提出严重的警告,特别是在某些圈子流行的诱惑(「为什麽不敢进入新领域?」);我们仍然要坚持,同性恋并不是异性恋者的另类选择,选择性的同性恋行为,不仅是不正常的,也是圣经明言的罪,是任何按文化背景来解释经文的人所不能解释掉的,也是教会不应缄默不言的。它牵涉的不仅是意识形态,或个别成年人的权利问题,而是非常现实的社会问题;像防止爱滋病更高比例的传播,和保护儿童免受伤害等等。

另参:伦理学(Ethics420,Ethics 伦理学);

性慾(Sexuality1075,Sexuality 性慾)。

参考资料《当代神学词典》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乡土神学    下一篇 香港神学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