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讯百科  > 所属分类  >  人物   
[0] 评论[1] 编辑

马克西母

  Maximus 马克西母(约580~662)

  从他一生事迹来看,他被称为「守道者马克西母」(Maximus the Confessor),因为他为了守卫真道而遭遇逼迫,却又不因而殉道(这是confessor在古教会的用法,非如近代的英汉大辞典,全译作「听告解的神父」)。从他一生的着作来看,马克西母被称为「东正教神学之父」(J. Meyendorff, Christ in Eastern Christian Thought, 1969 pp. 99f.),不只量多质优,为当代东正教神学家所仅见,就是论到对后代之影响,很可能也是无出其右的。奇怪的是,这么重要的一个人,我们对他的生平却知之不详。

  
生平
  后人对马克西母的生平知之不详,不仅因为数据不足,就是在现有的数据中,亦夹杂了很多后代人出于崇敬他而穿凿附会的臆测,有些明显是神话,一眼就看得出来;另一些如时、地、人、事等较平常的资料,就不易辨别真伪了。从另一方面而言,马克西母的作品大部分都被保存下来,现代人研究他思想的,亦与日俱增(参考书目,III)。

  马克西母是希腊的神学家,属于拜占庭(Byzantine)贵族的一分子。614年作了修士,后来成为修道院的院长。626年波斯入侵,他逃难到非洲。自640年起,他竭力反对基督一志说(Monothelitism810,Monothelitism,此为七世纪的异端,指基督神人二性中只有一个意志,就是神的意志,人的意志是不存在的)。后来他透过几个非洲议会使一志说被定罪。可惜在这种斗争中,他亦被拉特兰会议(Lateran Council, 649)指为错误;四年后被带到君士坦丁堡受审,并要他按着君士坦丁二世的模式来修订。他拒绝了,因而被放逐。661年又被押回首都受审,他的立场像以往一样,不为势力所逼,这一次就被人割去舌头和砍去右手,使他不能讲、不能写;然后流放到高加索,不久就去世了。

  
思想
  马克西母一生的作品极多,包括教义、修道、释经、礼仪等范围。他的神学思想是这样的︰道成肉身是历史的高,神的儿子成为人,以致人的儿子可以成为神的儿子(theosis,直译可作「变成为神」,或作「神化」)。他认为得救就是透过耶稣,使人原具的神的形像得到重建、修复。马克西母认为人堕落前没有激情和肉欲,人的自私使他失去理性;而基督的受苦,就是表明肉欲再被战胜,重建理性与感情的平衡。他说,道成肉身不单能令人脱离无知,也使人有力行善;而人在此生之目的,乃是透过善行,与神联合。由此看来,马克西母的神学中心,基本上属于基督论。但这个中心有一个相当广阔的宇宙论作基础;而使他被称作「东正教神学之父」的,正是这个形上基础及其引伸;试分述于下。

  
1.形上基础︰神与世界


  初期教会深受异端的困扰,基督教学者大多把一生精力投在对抗异端之上,没有多少余暇兼顾较抽象的问题,基督教思想的形上体系,因而就一直没有什么发展。俄利根(Origen880,Origen)算是例外的一个,但他的思想基本上是柏拉图主义,也是教会不能接受的,553年教会议会的否决算是最明确的表示;从此以后到七世纪,教会似乎就再没有一个完整的形上基础,来承托她的信仰;这情况在东正教内尤为严重,直到马克西母的出现,情况才有所改善。

  马克西母花了大半生对抗基督一志说810,Monothelitism 基督一志说和基督一性说(Monophysitism808,Monophysitism),并且发展出一套新的形上基础,以代替俄利根主义。俄利根整个系统的问题,出在创造论上。他认为宇宙可分为不可见的永恒世界,和变易中的现实世界;前者属理性的,后者则属官感界。在堕落之前,宇宙是静止不动的(immutable and static),堕落使静止的世界向外流散,形成纷乱的属物界。人若要返回静止的永恒界,就要使用自由、自决的理性。因此创造的过程就是︰静止(stasis)、运动(kinesis)和生化(genesis)。换句话说,创造本身是不大体面的,它只是堕落的结果;而宇宙万物更没有价值,只是永恒界的影子。

  马克西母反对这种思想,他说︰「一切自然运动的基础,就是众生之生化程序被启动,而众生生化程序的基础,却是创造的神……神是众生百物之运动的始与终;一切均源于祂,又要归回祂那里去」(Amb. 91:1217 cd)。

  换句话说,创造本身既不是堕落的结果,而万物也不是与神永恒共存的(co-eternal);它有一个起点,就是神创造它的时候,也有一个终结,就是将来要回归到神那里。神创造万物,但祂本身是超乎万物的(De Char. IV, 6)。就这样,俄利根主义的弱点亦被他显露出来了,他指出︰a.神是超越众生万物的;b.受造界是真实的,它不是真界流散的结果。他说众生万物的确是在生化和运动着,但其结果却不像俄利根主义所教导的,愈来愈离开神;刚好相反,万物是透过生化与运动而不断向上归回神。「万物都在祂里面同归于一(qanakephalaioumenon; Recapitulation)……因为万物都各按其类,分享神(而存在)」(Amb. 91:1080ab)。

  
2.人与自由

  马克西母不单把整个宇宙的存在建基于神,同时又坚持宇宙的完整和真实,他更重要的目的,是把人神的关系,建立在分享与自由的基础上,这是他在神学上独特的贡献。

  马克西母指出,神不仅赐万物以存在;对人来说,祂更赐以永恒的存在,这就是他的「神的形像」。人的存在有一个目的要达到,就是「趋向神的自由行动」(De Char. III, 25)。他说,人趋向神的行动包括︰意志、能力、自由活动和自然意志;这些都是人堕落前有的特性。只有在人堕落之后,才产生了蓄意的选择(deliberative choice)︰选择离开神。这种选择不单伤害了人与神的关系,也危害了他内在的神的形像,因而亦损害他的自由。他说︰「倘若人具有神性的形像,而神又是自由的,那么神的形像也就是自由的了。」(Dialogue with Pyrrhus, 91:324d)

  这形像未受损害之前,人不必努力为善,他只要跟随本性之所趋而行,那就是善了;这是「自由的动作」,是一种「自然地便能趋向神的行动」。可惜自从人离开神,他就变得自私、自我中心,以满足己欲为一切活动的原则。马克西母说,万物原是在人之下,人不必心为营役;但自从人心内神的形像被破坏,他就失去自由,「或为物欲的需要而亟亟研究科学,或为私欲满足而按物性来追求」(Amb. 91:1353c),结果他就再无能力亲近神了。简言之,人运用自由使自己与神隔离了。

  
3.人与世界


  人原具有趋向神的自由活动,这种活动的本质,原本是不会逃避世界的。为什么要逃避呢,整个世界本来就是「微型地存于祂内」,就像大海中的瓶子,海水既在瓶子内,瓶子亦在大海之中。大海就是世界,是在这样的世界内,他与神是完全不能分割的,因为支持整个大海及其中一切的,就是神(参L. Thunberg, Microcosm and Mediator, the Theological Anthropology of Maximus the Confessor, Lund, 1965, pp. 80~1)。

  人「把万物联结于己身」,若能按「自然意志」而活,不单能在自然界发现「隐藏的神」,也能借着爱而归向自己的命运(神),同时亦进一步能使万物归回它的创造主。换句话说,人回归神的活动有其宇宙的意义,就是人只能在这世界内寻找及归回神那里,同时世界亦只能透过人,才能再归回它的创造主。「他是受造界中各种极化现象的自然联系」,以致「万物能同归于一神」。马克西母说,「这就是神计划的极大奥秘」(Amb. 91:1305bc)。人若能如此行,重建宇宙的和谐,这就是他的「属灵生活」(De Char. IV, 44, 45)。把属灵生活建于现实的世界,与日后流行于教会的避世式敬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4.基督的重建


  明显地,人没有利用自由来趋向神,反以自由来选择自己的路,与神疏隔,结果造成一种全面的疏隔,把自己绝对地孤立起来了。他是一个1.与神分离;2.与己分离;3.与别人分离;4.以及与自然界分离的人(Ad. Thalas. 61; Ep. 10:499b)。基督的救赎与重建,就是针对人这种疏隔与异化的存在而发的。

  马克西母所了解的基督的工作,与爱任纽(Irenaeus644,Irenaeus)那种「同归于一论991,Recapitulation, the Doctrine of 同归于一论」颇接近,又不完全一样。他说宇宙一切的二元性,都因人的罪而成了崩溃和败坏的因素,现在却因基督的工作而胜过了。二元因素者,如男与女、天与地,它们都成了分隔人的因素。马克西母说,透过童贞女怀孕,基督胜过男女性别的对立;透过死亡和复活,祂胜过天堂与世界的分别;透过祂的身体被提,从此以后,人的理性与身体(感官)就不再分家,乃是与整个宇宙合而为一。最后,基督在人的身体内完成父神的旨意,这就表示人与神至终要联合,不再疏离了(Amb. 91:1308~9d; 另参Meyendorff,上引,p. 108)。

  
评语

  按现代标准,马克西母解释圣经的方法,难免给人有过度寓意法(参释经学,Hermeneutics556,Hermeneutics)的感觉;而在建立神学体系上,他无疑是有足够的想象力,但有时亦会太天马行空。前者如解释加拉太书三28、路加福音二十三43;后者像论到天堂与世界的复和(参Amb. 91:1308~9d)。这些意见可能都是对的;但在评论过后,我们仍得注意一点︰许多现代人无法接受的思想,在当时很可能是最为人认识与接受的。因此我们要问,作者是全盘接受那思想在他的体系中,还是只借用其词(因人人皆懂),却另有含义呢?一个最现成的例子,是马克西母了解的救赎,他用的词语是「神化」或「变为神」(theosis,英文是deification)。我们若按字面意思来解释,得救的意思就是人变为神,这是现代人无法接受的。但马克西母并不是说,基督的救赎工作使人变为神(因为东正教之传统禁止人把神形像化,免得神的超越受限制,故人得救而成为神,必然会弄到满天神佛,那是他们不能想象的),而是怎样可以活得真正像人。用现代语言来表达,马克西母常受现代人批评之「神化论」,其实只是讨论「人类真实的存在」(Meyendorff,上引,pp. 99~115, 164)。

  从正面而言,马克西母的神学体系,与近代之「整全宇宙观」(holistic cosmology)十分接近。宇宙不是灵魂的大监牢,而是神所支持及供养的,故蝼蚁亦有道。至于人,他特重人整全的救赎,包括意志、感情和理性;不仅是灵魂才需救赎。人因着基督的工作而除去其逆性,可以有自由「走出自己之外」(egkhoresis gnomike),以致他能「接受圣灵无上的恩典」(Amb. 1076bc),与神重新契合;这是马克西母一方面维护神的超越,另一方面又保全了人的自由的一项神学贡献。

 

  参考资料《当代神学词典》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摩里斯    下一篇 墨兰顿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