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讯百科  > 所属分类  >  学术    名词   
[0] 评论[0] 编辑

启示

Revelation启示

原是指揭露或敞露某事;就此意义而言,真相会向一个不断寻索以求知的人揭露敞开。人活于此世,都希望隐藏的可以显露,不知的可以得知。按圣经说,神向人启示自己,就满足了人知道的需要;祂把自己的能力,和为人类定下的旨意启示出来,好叫我们能认识。

两类启示

诗篇十九篇要我们认识两类神圣的启示。从一方面而言,「诸天述说神的荣耀」,以致人不可能不认识;但从另一方面而言,以色列人蒙神拣选,成为神特别的见证,让人知道神某方面特别的恩赐和要求。我们称第一种为「普通启示」,因为是普世人都可以得知的;第二种是「特别启示」,因为人只能透过指定的方法,才能讨神的喜悦──这种特别方法先是赐给以色列人,后来则要延伸到万邦万族。

虽然普通启示与特别启示各有不同的完整性和取向,我们却不应过分强调它们的不同;因为至终说来,我们只有一位主,祂要把道(Logos734,Logos)传遍各方。两类启示是互为表里,互作补充。我们不要忘记,神是两种启示的来源,而两种启示都是一起为着同一目标而努力,那「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的启示之光,正是要我们留意那成为肉身的道(约一9、14)。普通启示使我们警觉神的实在,而特别启示则要我们与神和好,两类启示都同属于神启示的中心。

普通启示

神是一个奥秘,近代有人认为祂是人不可能认识的。康德(Kant676,Kant, Immanuel 康德)发展了一套认识论(Epistemology409,Epistemology),指出神不可能是人认识的对象。对一些人来说,这无疑就是无神论(Atheism167,Atheism),但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只不过是否定一般启示而已。巴特(Barth189,Barth, Karl 卡尔。巴特)即认为在耶稣基督之外,人不可能认识神。不过这不是圣经整体的立场。神尽管是超越的,「然而(神)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徒十四17)。没有人能认真地说不知道「神」一词是何所指;圣经亦说,透过神造的万物,人可以认识祂之永能和神性(罗一20)。圣经亦告诉我们,神的主权统管着人类的历史,很多时候我们都可以从事件中看到神的手。我们又可以从人性中看到神的一些特性;举例说,在道德范畴内。我们道德上许多本性都指出,它们是源自那位叫我们存活的神(罗二1~16)。神的存在亦可从人的宗教性得知一二;古今中外,人皆相信天地间有一位比我们大的。巴特担心自由神学家滥用普通启示,这样想非常合理,不过却不足以否定普通启示。

我们还可以为普通启示列出下面各优点︰首先,这表示在信徒与非信徒之间,其实是有一个共同的立足点。每一个人对神都有某程度的认识,在布道的场合中可以成为一个好的起点。有些真理是人早就认识的,不管我们喜不喜欢(参基督教与其他宗教,Christianity and Other Religions279,Christianity and Other Religions)

第二,肯定普通启示,就表明在特别启示之外,我们有可能于广大的世界中发现神的真理,甚至还可能在任何宗教内寻索得到。神已把真理遍藏于祂创造的世界,等待人去发掘。

倘若我们真是有客观的普通启示,是不是等于说自然神学(Natural Theology833,Natural Theology)便是可能而且合理的呢?从护教(Apologetics148,Apologetics)史看,大多数人都会肯定地答「是的」,像阿奎那(Thomas Aquinas1160,Thomas Aquinas)和爱德华滋(J. Edwards399,Edwards, Jonathan)等人,便本于世界某些特性,说有神论(Theism1151,Theism)是一个合乎理性的信仰;事实上它是惟一使事物有意义的信仰。有些更正教徒会较为小心,恐怕这样一来,就会令人觉得人的理性是完全的,他们认为这种思想不可接受。不过从普通启示的客观性来看,加上我们实际需要一个共同的立场,自然神学很可能有再发展的机会。假如神是创造者,我们指望受造界在某个程度下能反应出它的创造者。圣经是肯定这方面的期望,故此基督徒会继续从这方面向愿意明白的人解释其原委。

假如我们把普通启示和特别启示基本上相联起来,二者不都是有它的救赎能力吗?再者,假如一个人仅有普通启示,岂不可以只本于普通启示来回转归神并相信神吗?很多福音派信徒害怕肯定这看法,认为这样一来,我们就无异于说人在任何地方,有没有认识基督,都可以得救了。我认为一方面可以肯定这看法,另一方面也有方法可以除去上述隐忧。神的恩典是为整个人类的,基督的赎罪亦为普世的人预备了救恩(约壹二2),因此我们可这样推想(加上圣经中所谓麦基洗德因素的支持)︰一个人无论本于任何形式的启示归向神,均有资格进一步接受更完满的启示,以及其中蕴含的救恩。我们并不需要假设,人没有基督仍然能够享受救恩,乃是说凡本于普通启示而向神求怜悯者都会得着。

【编按︰我们把这篇文章收于此,只因它提出了一个与传统福音派不同的立场,但作者一些内在矛盾仍然是明显的。首先,人固然可以「本于任何形式的启示归向神」,这个归向神的行动未必都引向基督,想想印度教徒或回教徒的寻道过程便知晓。第二,人可以肯定神,并且追求认识神,但在过程中却拒绝基督,特别是祂的绝对排他性,想想中国的儒家学者便能明白。第三,因此我们至终无法避免的问题,仍然是历来引起争论的老问题︰基督是不是惟一的救主?人能否绕过基督,不透过基督来认识父神,进而得救?第四,「本于普通启示而向神求怜悯」当然可行,像中国人说的「人穷呼天」,也是神的照管(Providence967,Providence)教义尝试解释的。不过这种「怜悯」,显然和新约论到的救恩是全然两回事;就算我们说,神盼望尝过祂「怜悯」的人,都能进一步得到基督的救恩,也只等于祂「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沈沦」的心意而已,却绝不等于人可以由一般「怜悯」进入特殊的救恩。一般怜悯属于「普通启示」的范围,而特殊救恩则属特别启示的范围;我们的确不能从自然界认识到基督或祂的救赎。

其实肯定普通启示的价值是需要的。首先,西方神学界在60年代对此问题的争论,有它独特的文化背景。巴特活在以基督教为惟一宗教的世界,他肯定耶稣基督的中心性,到一个完全排除其他宗教,甚至文化在认识神上有任何帮助的地步,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对一个活在多元宗教与多元文化的华人信徒来说,这看法是不需要的,因为它不真实,又有害。就是巴特也不否认,在信仰的解释及运作中,文化风俗发生着一定的影响力(CD III.4, pp. 307, 486, 644);那么为什么西方的文化风俗可以被接纳在基督教信仰体系内,而东方的就必须全然扬弃呢?特别想到他的立场若是对的,中国文化在基督教信仰内便必须弃之如敝屣了,这是不可想象的。

再者,属于普通启示范围内的自然界、文化风俗之亮光若然可以接纳,它们的地位又该如何厘定?其实没有什么巧妙的地方,就如其名,是一项「普通启示」,可以引导人认识神,或说,能增加人对神的认识,它的价值不多于此,亦不少于此。不少于此者,是因为普通启示能传给我们的「信息」,常是特别启示不能取而代之的,像在自然界看到雄伟的景象,而令我们的心神对造物者产生的那份赞叹,是默想基督或读圣经所得不到的。不多于此者,因为自然界、文化风俗的睿智无论多高级,就是不能告诉我们半点关于基督的事,因此便与新约所说的救恩没有关系。就是以信任自然之光着名的阿奎那,亦指出救恩不能靠普通启示获得,乃要依靠特别启示传给我们的「较高真理」。不过他正确地指出,普通启示可以诱发人寻找那更高的真理。

最后,近代神学界有些人从另一个途径开发普通启示的宝藏,那就是人的宗教经验。这个以拉纳(Rahner983,Rahner, Karl)为代表,而其实可上溯至士来马赫(Schleiermacher1053,Schleiermacher, Friedrich Daniel Ernst)、鄂图(Otto887,Otto, Rudolf)和田立克(Tillich1165,Tillich, Paul)的看法是这样的︰假如特殊启示是指神的道,即圣经,那么圣经之外的都属于普通启示,这就包括使人入迷的宗教经验(Religious Experience1006,Religious Experience),例如冥想、祷告或魂游象外。透过此等具光照能力,却是非认知性(non-cognitive)的了悟与参透,人可以接触到神,进而得救。

这里牵涉到因与果,孰先孰后的问题。上述四位神学家均成长于基督教的环境,不可能对圣经全无认识。有了圣经的认识,之后的冥想、祷告或魂游象外等经验,就很难说是纯属普通启示了。

但从正面来说,放下严格分类不谈,开拓人类获得宗教启迪的途径(如悟道法),免困于西方直线逻辑求知方法的小天地(如拉纳以守静来获知),是急不容缓的,也是中国人原懂得,近来却忘记了的宝贵方法。倘若这是属于普通启示的范畴,普通启示的亮光就是我们不能或缺的了。】

特别启示


普通启示的一个明显缺点是︰它会使你注意自己在道德及宗教的不逮,却无法提供出路。人可能本于普通启示而恳求神的怜悯,却没把握知道神会否向他施怜悯。为此人希望及等待有进一步的启示,以解决人在道德和宗教之责任,与力有不逮所造成的张力;我们会期望那位创造世界的神,为我们做些事,说些话,以改善这种绝望的情势。

如果肯承认道成肉身(Incarnation623,Incarnation)就是特别启示之高,他的希望就得到实现。道成了肉身,那位本为神的取了人的形像而成为人,因此越过了分隔神与人的鸿沟。再者,在道成肉身上,我们道德上的罪咎亦得到解决,献上的祭已满足神对道德律的要求,为我们的道德重生预备了进路;故此,特别启示的中心,正是解决人道德及宗教难题的答案,此答案就是神的儿子成了人的儿子,就如耶稣对腓力说的︰「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十四9)。

现在姑且从特别启示的高退下来,从一个较普通的层面来反省这种启示的特性。受造界的见证没有语言启示在内,因此我们只能在外面猜度到底见证所指的是什么。从一个人的外表与行为,我们可以在某程度上观察得到他是个怎样的人,但假如他肯向我们敞开自己,这样认识到的他,就不能和外在的观察同日而语了。一个可以自主的人,与一件死物有很大的分别,他若要启示自我,就必须有一颗愿意的心,才能把他里面的思想向人敞露;同样的情况也见于神的启示。我们若真的想认识神,就必须由神主动向我们启示自己,不然的话,我们仍然只能在黑暗中摸索;这就是圣经反复强调神自我启示的原因。

神的启示是个人性的。神启示自己的方法,包括告诉我们祂的名字,与我们进入立盟约(Covenant322,Covenant)的关系,又把自己给我们,使我们能认识祂。我们认识的神,不仅是关于神的一般真理,而是神自己。再者,祂自我启示的方法,是我们能够认识,能够明白的方法,祂使用之思想与行动的原则,都是我们能明白其意义的原则。

在道成肉身之外,有两种特别启示的形式非常重要︰历史事件的启示,和神圣语言的启示。首先,福音书中的叙事体环绕着神在人类历史中成就的事件来建构,因此经文常称颂神大能的工作。祂把祂的子民从埃及为奴之地拯救出来,又差派祂的儿子成就更大的救赎工作。把神的作为看成是普通事件是不够的,它们并非只是使徒以宗教洞见看成的独特事件;同样地,我们也不能说,祂是借着事件把自己显明出来,因为这样一来,我们就把事件看轻为只是启示而已。举基督的复活(Resurrection of Christ1015,Resurrection of Christ)为例,神在我们及我们的经验之外行了一件大事,在这神迹中,神给全人类一个客观的见证,就是实证基督为神所膏立的宣称(徒十七31;罗一4)。耶稣一直以来都有神迹奇事随着祂,虽然至终给邪恶的人钉在十字架上,神却使祂从死里复活,坐在神的右边为王(徒二22~36)。故此,基督教呼吁人接受它所宣告的启示,其实都是建基于扎实的历史事件的。

第二,同样重要的,就是借着神口中的话来作启示。神向摩西口授律法,又透过耶稣基督向我们说话,此外还有透过使徒和先知。神的话与神的工作,在启示上都占了重要的位置;就如希伯来书的作者说︰「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祂儿子晓谕我们。」(来一1~2)神的作为若没有言词的解释,虽然仍有意义,但此意义不容易为人完全明白;有了神的解释,我们对于神的旨意及性情就较容易了解;这是为什么神不仅使基督从死亡中复活,也向人解释它的救赎意义,故保罗说︰「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林前十五3)耶稣不仅是犹太人中另一个殉道者,只为了祂的信仰而舍身;祂乃是神指派来代替我们所有人的罪而死。神赐下的对十字架的解释,实际上就和十字架本身有相同的意义,起码从我们可以把握其意义,从而获得益处的角度而言是如此。按圣经说,神话语的每一点与神的工作是同样重要的。启示是在神的作为内,也在祂的言语内。

假如我们说,特别启示传递命题式的真理,而语言的传递是来自神,那么我们自然地会希望这些真理至终会记之为文字,以文字的形式传递下去。假如实况不是这样,我们都会大感奇怪,不要说启示本身就含有文字的意义,就是人基本上也具有语言之特性。故此,期望神的启示以书写文字的形式记下来,就是十分自然的了。只有书写的文献能保留由启示传递下来的亮光,这样代代相传,让凡近前来要阅读聆听的,都可以得着。这一切都不是假设,因为在圣经内,我们看到的,正是记录了这个自称为来自神的特别启示。

另参︰处境化(Contextualization314,Contextualization);道成肉身(Incarnation623,Incarnation); 圣经(Scripture1063,Scripture);真理(Truth1183,Truth)。

(参考资料:《当代神学词典》)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特别启示    下一篇 复兴神学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