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基督教百科  > 所属分类  >  学术    伦理   
[1] 评论[0] 编辑

性伦理

 Sexual Ethics 性伦理


在各项伦理问题中,性伦理可能是最受人关注,影响最广泛,意见也最纷纭的一项。像任何道德问题一样,基督徒均以圣经为依归;尽管人对某些经文有不同的解释及引伸,却仍然可以归纳出一些大原则。

旧约的性伦理

旧约圣经只接纳婚姻范围内的性关系,而性行为的目的,虽不排除性欢愉,生育却仍是重要的一项,这对昔日农业社会,的确有其真实价值。创世记一到三章记载,人有男性与女性的分别,是出于神的旨意;两性的关系也不仅限于生育(创一26~28),还包括二人要建立个人及社会的伙伴关系(创二18~25),是平等、美好、互助互长的。而二人关系出现裂缝,是罪造成的,却不是不可挽救(创三16~19)。之后出现的男权至上,和父权中心的结构,则不是神的设计。

直到主前十世纪王国建立,以色列人的婚姻(参家庭,Family448,Family),偶有一夫多妻的情况出现(创二十九21~30;撒下五13~16;王上十一1、3);男人可能因着纳妾(创十六1~4,三十1~13),或兄弟过世,寡妇归入兄长之名(为保留兄弟的名字及产业),而有一个以上的妻子。此外,离婚(Divorce368,Divorce)之权多在男人手上(申二十四1~4;另参玛二14~16)。

婚姻之外的性关系是违法的,特别对女人而言。违法者可被处死刑(利二十10;申二十二22;另参出二十14;利十八20;申五18)。以色列人的律法,基本上是男女平等,但社会的发展渐渐变得重男轻女;女人常被视为男人的附属,有时则是男人的产业,在家属于父亲,出嫁后属于丈夫,故女人犯奸淫所受的刑罚,会比男人严厉。

少女若已许配人,就算是那人的妻子,假如她出于自愿,而与别人发生性关系,就要被治死;若是被强奸,而她又能证明是在呼救无援的情况下发生的,就不算有罪(申二十二23~27)。男人若与没许配于他的少女发生性关系,他惟一的责任,只是娶她为妻,却毋须接受其他刑罚。

古代以色列社会容许妓女存在,却不赞成男人召妓(箴五,七5、25~27)。同性恋(Homosexuality584,Homosexuality,男与男,女与女)在被禁之列;兽交是绝对禁止的,违法者均被处死(出二十二19;利十八23,二十15~16)。此外,乱伦、裸体,及女人月经时性交,都在被禁之列(利二十11~12、14、17~21)。

无可否认,旧约以色列人的性道德,受古代近东文化的影响颇深,却与创世记所载之男女受造,和十诫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以色列人对杰出的女性,仍是相当推崇,撒拉、利百加、拉结、利亚、底波拉、内奥米、路得等,全是以色列社会的典范,及后代羡慕与学习的对象(箴三十一3~31)。

在男女关系上,雅歌占了一个凸显又重要的位置,把男人与女人的关系发挥到极致。在雅歌,温柔的爱情,和激情的性欢愉是被肯定的;男女联结,并不是为生育,连家庭与婚姻也没有提及,只是歌颂二人之间美妙的关系(歌一2~4、12~17,二1~6、15~17,五2~6、10~16,七1~9,八6~7等)。男女间精神与肉体的关系,全无保留地联结与升华。

新约

这种属于富裕社会、雅歌式的男女关系,既非旧约的主要传统,在新约也极少提及。事实上,旧约从国度、君王、婚姻和生育的角度,来界定男女间的关系,被新约的福音(Gospel517,Gospel)、教会(Church284,Church)与末世论(Eschatology415,Eschatology)等角度替代了。原来圣经极少以性关系当作独立题目来处理(雅歌是例外),它总是在另一更大的背景下来阐释︰旧约是神的创造和与神立约,新约则是福音与要来的国度;二者重视的,不是个人的欢愉,而是顺服与盼望;在这角度下,爱才有意义,包括现在与将来。

新约看重婚姻中的男女关系,但人与神及信仰群体的关系,不再是以婚姻、家庭及宗族为本,像女人在旧约社会那样;而是以人与神之间的直接关系为主(太十37,十二46~\cs650;可三31~35,十29~30;路八19~21,十四26)。耶稣许多教训都是以家庭为背景,祂反对奸淫(太五27~28;约八3~11)、离婚(太五31~32,十九9;可十11~12;路十六18;林前七10~11)。男人与女人在婚姻中成为一体(太十九3~8;可十2~9),因此男女都必须忠于对方。但耶稣的性伦理不是以道德为本,而是信仰;是藉悔改而进入上帝国(Kingdom of God685,Kingdom of God),因此男女关系必须显出上帝子民的特性(可一14~15)。

新约详细讨论性问题的,只有林前第七章。保罗认为,婚姻是满足性欲的合法方法(林前七2、9、36~37);生育问题反不是教会关心的,因为人不能因血缘关系,加入教会或进神的国,也因为末日已临,神的国立刻就要完全在地上成就(林前七26、29、31b)。保罗认为婚嫁与性生活,均会叫人分心,不能完全投入天国的事,这是他个人的领受,却不认为婚嫁与性生活不合法。

保罗认为独身者较容易专心爱主事主(林前七7~8、38~40),这思想与希伯来人视独身为咒诅(因无后)不相同。他反对一切不合法的性行为(porneia),包括「淫乱」(林前五9;弗五3~5)、宿娼(林前六15~16)、娈童(林前六9)、乱伦(林前五1),及同性恋(罗一26~27;林前六9)。

新约性道德的思想,颇受希腊斯多亚(Stoicism1114,Stoicism)的影响。斯多亚派倾向压抑人的感情及肉欲,为要把它们导向理性的目标,甚至完全超越人性在这方面的要求。新约虽不如斯多亚派那样重视理性,或赋予理性这样崇高的地位,却以灵性代替。但从另一方面而言,新约同时要抗拒另一更危险的陷阱,就是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508,Gnosticism)轻视肉身的言行。它认为肉身是灵魂的监牢,性欲既以生育为其至终目的,无疑就是造出另一监牢了。新约否定这些思想,坚持肉身也是神的创造,因此是好的。同样地,婚姻也是神设立的制度,故也是善的,所以新约并不逃避或轻看人的性欲;但对一个邪荡的城巿及世代(如哥林多城),新约坚持性欲必须受监察管制,不能随意而行。对基督徒来说,监管性行为的,不仅是社会的法律及伦常纲纪,更要符合信仰的原则,像保罗警告哥林多人时说︰「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林前六19)就是这个意思。保罗认为性行为是二人真正的联合,不仅在肉身上,在每一方面皆如此;信徒既是与主联合的人,若非法地与人联合,包括婚外情及召妓,不仅得罪自己的身体,也是玷污与主联合这关系(林前六15~17);故他警告信徒︰「你们要逃避淫行。」(林前六18)

教父时期及中世纪
从主后二世纪到改教运动前,教会强调独身(参苦修主义与修道主义,Asceticism and Monasticism161,Asceticism and Monasticism)和童贞的价值,合法的性行为只为生育而被肯定。作丈夫的为得到性满足而要求的性行为,只被视为可接受,却不被鼓励;女人满足丈夫的性要求,被视为是婚姻的责任,她自己的欲求则完全不被重视。特别在教父时期,主再来的期盼远超过婚姻与家庭的满足。

特土良(Tertullian1150,Tertullian)认为基督再来是迫在眉睫,因此就算结了婚,也应避免房事,能在家庭内过独身生活,便算是众信徒的榜样,因为这能表明他是真切地等待主的再来。这种性观念在孟他努派(Montanism811,Montanism)发挥到极致,他们禁止信徒嫁娶,严守独身;特土良接受这思想,甚至还公开表示自己是孟他努主义者(当时教会已定孟他努主义为异端)。

与特土良同代之亚历山太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290,Clement of Alexandria)亦承认,禁欲比性关系更尊贵;不过他也承认,婚姻制度出于神,因此是善的。但影响后代至深的,首推奥古斯丁(Augustine171,Augustine)。他亦承认独身及禁欲比婚姻更高尚;但他同时反对摩尼教(Manichaeism762,Manichaeism),否认物质是恶,因此肉欲本身也是邪恶这看法。奥古斯丁强调物质及社会的建制均是善的,因为是神创造和建立的;只不过自夏娃亚当堕落后,人就有需要节制欲求。他认为婚姻只有三个目的︰1.生儿育女;2.对伴侣忠贞,不因性欲驱使而滥交;3.婚姻是一圣礼,表征基督与教会的关系。

奥古斯丁的性伦理,有许多正面的肯定︰他认为男与女在婚姻建立的关系,是一生一世,互为伴侣;但一方面可能与他信主前的放荡生活有关,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他刻意反对社会的淫风败俗,他特意着重理性驾驭感情和情欲的功能。他说,理性功能是人最高的功能,身体和感情皆应屈服它的驾驭之下。性行为既非仅是身体的活动,也包括人的意志与情感在内;一个不监管自己情欲的人,就是一个让激情控制理性和意志的人,是十分危险的,那是一种近代可称为精神紊乱的症状。他有时会说,原罪(Sin1083,Sin)是透过性交而传给下一代(《婚姻的善》)。

中世纪教会的性伦理,可从阿奎那(Thomas Aquinas1160,Thomas Aquinas)的《神学总论》(Summa Theologica)看出来。他认为神造男女(及百物),各有其属性(nature),此属性与其存在和活动,有密切的关系。在人来说,此属性就是他的道德责任,其中最要紧的,即繁衍下代的责任。他认为合法的性行为,必须在婚姻的基础上,是一夫一妻,以夫为纲,是永久的,为了传宗接代;这些特性叫人的性行为和关系合乎自然。但他同样重视合法的性行为(即夫妻的性行为),要以爱为基础;他不会说性欲本身是邪恶,也不认为性行为必须要有某种理性的目标,才算为恰当(Summa Theologica; II.26.11; 151~4)。

改教运动

改教家中,以路德(Luther750,Luther, Martin)对中世纪性伦理的反击最为猛烈,其中尤以独身一项(他的妻子曾是修女)为然。路德认为独身是一特殊恩赐,只有少数人获得,婚姻却是神为绝大多数基督徒定下的旨意。人若硬性规定教士守独身,只会引发更多性罪行。他重新按圣经阐释性伦理,肯定婚姻中的性关系,是男女的正常关系;男女受造原是平等的,但因为女人先受引诱,她就受制于男人,男人则要辛劳才得餬口。但女人失去的地位,却在生儿育女上得回部分的权利。他像奥古斯丁一样,肯定性行为是为了传宗接代;但与天主教立场不同的是,他否认婚礼是一圣礼,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亦容许人离婚(Lectures on Genesis; On the Estate of Marriage)。

加尔文(Calvin249,Calvin, John 加尔文)比较重视性行为(婚姻)的伴侣意义;男女的结合,是全人的结合,包括人的身体与灵魂,这是婚姻的社会和神学意义。女人必须听命于男人,就像堕落前的夏娃与亚当的关系一样(Calvin, Commentarieson Genesis 3;《基督教要义》,2.7,文艺)。

一般说来,改教家认为婚姻是一圣召(Vocation1217,Vocation),目的是更有效地事奉神,这在后期的圣公会和改革宗(Reformed998,Reformed Theology 改革宗神学)神学,最能表明出来。他们否认婚姻是教会的圣礼,无形中亦为信徒在这方面解除了教廷的箝制,而且对性伦理也不像以前一样,空有严格的规条,却与现实远离;他们在教导之余,也留下较多空间,让人自己决定。

现代性观念

现代教会的性伦理观,仍然重视圣经的大原则,但对身处之文化环境却比较注意,因而产生了与昔日的性伦理不大一样的多元局面,有时还会给人众说纷纭,及无所适从的感觉。这种众说纷纭的情况,反映出性伦理问题的本质并不简单,不应遽下结论,说是因为现代人离开圣经的教导而引致的后果。

自从现代人不再以天主教教廷的指引为依归,反以爱及个人关系作性伦理的抉择,再加上欧美社会在60年代经历的性革命,和这风气透过种种传媒传到世界其他地方,要求性伦理问题像昔日那样简单便捷便可得到解决,明显地是不实际的。

天主教本于两项原则,仍然持守着昔日的性伦理观念︰1.对自然律(Natural Law832,Natural Law)的信服,因此反对不自然的堕胎(Abortion102,Abortion)、避孕、及同性恋等;2.教会的教导功能(magisterium)仍然是信徒性伦理的最高指引。更正教在不同的大宗派,均设有性伦理的委员会,由不同的专业人士组成︰他们本于现代人对某问题的专门知识,制定一套守则给教会,由教会审定,然后公布作为信徒的指引。这些守则并没有强制性,因此不是教会的法律,只是一种指引。就以同性恋为例,有些更正教宗派不单接受同性恋的行为,视其与异性恋有同等地位,还按立同性恋者为神职人员,甚至替同性恋者举行婚礼;另有些宗派仍然视同性恋者为一病态,需要接受医治与帮助。更正教中的基要派(Fundamentalists487,Fundamentalism)可能是个例外,他们认为圣经仍然是任何伦理问题惟一合法和足够的依据,故此视同性恋者为罪人,不能进入天国。但与过去不一样的是,包括基要派在内,现代人比较重视爱,对付伦理问题的异己者,已放弃昔日指责定罪的态度,而采取容忍甚至接纳的态度。

东正教(Eastern Orthodox391,Eastern Orthodox Theology)对圣经及教父的教导,仍然忠贞如一,强调只有在婚姻关系内的性行为才合法,婚前及婚外性行为都是罪;同性恋的问题不需要争辩,因为圣经在这方面的教导是清楚的。他们仍然坚持性交的结果是生育,但有些地方的教长,则容许人用计算日期来达致避孕的结果。无论怎样,未婚生子仍然在禁止之列。

近代性伦理的讨论中,有一个重要且不容忽视的声音,就是妇权运动(参妇解神学,Feminist Theology458,Feminist Theology)。她们(其中亦有男性神学家参与)认为昔日的社会和文化,是以男性为中心,造成不少性歧视的释经前设,结果就是把性行为和生育,变成男性享乐制度化下的产物,完全忽视女人在这方面的意见与感受。整体上说,现代教会比以前任何一代,都更愿意修改昔日歧视女人的传统,包括删除婚姻誓约中,女方要一生听从男方的条款;正视不少家庭及社会的问题,是由男女不平等的关系造成;肯定女方亦有权利要求性欢愉及满足,和接纳成熟的性关系,必须是互馈、互爱、互助的。

现代信徒认为,性伦理的最高目标是爱,不是生育。在弗洛伊德之后,人不再看性欲与性交是等同的,性欲是人之大欲,本身绝非邪恶,属于人性重要的一环;能经历性之欢愉与满足,就像人具有音乐天分,又能给予发展一样,叫人感到满足(fulfilled)。这种新的肯定,对性伦理有深远的影响,荦荦大者为︰1.生育不再被视为性交惟一的目标,而是爱及互相满足;2.婚姻仍然被重视,但在违反爱及互相满足的条件下,离婚愈来愈被接纳;3.以婚姻为性行为惟一合法基础的原则,仍为绝大多数的教会接纳,但亦有不少人认为,只要能表达爱,婚前和婚外性行为,仍然是可接纳的;4.在同一原则下,好些教会及信徒亦接纳同性恋者。

以爱为性伦理的基础,自然不难从圣经找到理据,但单纯的爱是否为惟一足够的条件?特别是现代人所指的是人的爱,或更准确地说,是当事者所指的爱。这种爱是否与群体的爱,或圣经的爱有必然的冲突?它与律法该有什么关系?与社会的传统(如伦常纲目)及责任,又有没有关系呢?现代教会从昔日的男性中心,和教条主义释放出来不久,前卫又较激烈的言行自所难免,只要我们抱着开放又谦卑的态度,不难整理出既符合圣经主体的教导,又能切合实情,可作信徒引导的性伦理系统。

另参︰呼召(Calling);离婚(Divorce);伦理体系(Ethical Systems);伦理学(Ethics);家庭(Family);同性恋(Homosexuality);情境伦理(Situation Ethic);社会伦理(Social Ethics)。
(参考资料:《当代神学词典》)

附件列表


1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下一篇 性欲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