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基督教百科  > 所属分类  >  学术    伦理   
[0] 评论[0] 编辑

情景伦理

Situation Ethics 情境伦理

二十世纪中叶以来,天主教和基督教伦理学者对情境伦理提出的问题,均以严肃的态度视之。整个问题的焦点是以爱来代替律法主义作伦理行为的指引,至于哪一种爱和怎样实践,则由情境决定。比约十二世(Pius XII)在1952年定情境伦理为罪,认为它太个人化,与自然律或神启示的旨意不合。不少神学家认为情境伦理没有道德责任感,有些更因《花花公子》出版人曾公然赞同情境伦理,而称之为花花公子的伦理观。实情是情境伦理与花花公子哲学不可相提并论,情境伦理学者也绝不轻视道德责任。

情境伦理学有很多个模式,但赞成者认为他们有些基础是共守的,如自由选择、爱为至高的善、顺从神的旨意、对神的行动有响应,每个人均可以本于爱和实际情境作抉择,不需要规条来作他们与情境之间的桥梁。

我们把不同的情境伦理简介于下。

不同的情境伦理

第一种情境伦理可称作「存在主义的伦理观」。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435,Existentialism)强调抉择的重要,到一地步,我们几乎可以套句滥调来概括它的思想︰「我抉择,因此我存在」。当然,他们认为需要抉择的处境,就是道与人相遇的处境,但现实生活上每一个需要抉择的,都可以说是道与人相遇的处境,这是人选择「忠于自己的存在」和「不忠于自己的存在」的时刻。但在布特曼(Bultmann241,Bultmann, Rudolf)、田立克(Tillich1165,Tillich, Paul),和祁克果(Kierkegaard683,Kierkegaard ,S觥駌en Aabye)这等存在主义大师的作品中,他们并不高举爱过于一切,像某些后期情境伦理学者那样。

第二,叫情境伦理大行其道的,首推傅勒彻尔(Joseph Fletcher);他以爱为百行之首,企图避免律法主义的禁锢,和反律法主义(参非律主义,Antinomianism140,Antinomianism)的无度。他认为爱不是漫无准则的,我们可以按个别情况来计算结果,然后择爱而固执,非择善而固执。事实上,伦理的其他纲目如自由选择、良知、原知(intuition),和神的命令,全是辅助的,均没有否决权。

第三,人性化的处境伦理学,可从李察。尼布尔(H. R. Niebuhr852,Niebuhr, H. Richard)及李曼(Paul Lehmann)的作品看到。他们认为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就是在人每一个实际的处境(context)中叫人「人性化」(humanized),这就是道成肉身要求的伦理抉择;人在此处境中必须响应神的道及行动,叫自己与他人也可以人性化,从而促成一个真实的群体(a koinonia)。人只能从这群体看到神的作为,信徒亦只能在这群体实现基督徒的责任,「因此这群体就像世界上一个人性实验室」(Lehmann)。尼布尔则把重点放在神的创造、管治和救赎的行动。

第四,巴特(Barth189,Barth, Karl 卡尔。巴特)及其跟随者把重点放在神真实又具体的命令,此等命令对任何处境都可行,也是不能推诿的;到一地步,他曾经否定处境神学(参处境化,Contextualization314,Contextualization)的需要。

现在人多数不把第一及三、四项当作情境伦理来讨论,而只集中在第二项,即傅勒彻尔的情境伦理。

傅勒彻尔的情境伦理

如上所言,情境伦理是尝试在律法主义(即律法在爱之上,任何环境及行动均有律法管制),和非律主义(主张没有律法也没有爱,只看情况而定)之中,选其中间路线,认为只有爱是放诸四海皆准的,并鼓励人在爱中负责任地行事为人。让我们分几方面来分析︰

1.情境伦理的前设。第一个前设就是实用主义(pragmaticism)。傅勒彻尔在他的《情境伦理》(J. Fletcher, Situation Ethics : The New Morality, Philadelphia, 1966)里开宗明义地说︰「对与错均在乎个人行动的方法,他的方法若能产生爱的结果,那就是对,相反就是错了。因此一切空言或理论都不能解决伦理的问题。」(p. 41)

第二是相对主义(Relativism1002,Relativism)。只有爱是绝对的,其他一切皆是相对的︰「我们的策略既是实用的,其他一切手段就是相对的」。「神要我们相爱,这命令是不变的,因此我们要问的问题就不是『为什么』,而是『什么』,或『怎样才能爱?』」人要逃避的字眼是「永不」、「完全」;他要紧紧抓着的就是神圣的爱(agapic love, pp. 43~5)。

第三是实证论(Positivism943,Positivism)。「价值」不是由推理而来,而是自发自愿的。因此人要决定何为有价值,并非从自然界演绎出来。道德价值只能表达一种感情,却不能定规人的生活;一句道德语句是不需要实证的(verification),只需要解释(justification),而爱就是它最好的解释(pp.48~9)。

第四是个人主义(personalism)。只有人是道德价值的终极指针,物质本身是没有所谓善恶的,善与恶都是人赋予它的,故「物是要用,而人是要去爱」(p. 51)。道德上一切的恶,皆因人是「用人而爱物」,这是为什么康德(Kant676,Kant, Immanuel 康德)强调要以人为目的,不是手段,这就是爱的意思了。

2.解释情境伦理的命题。傅勒彻尔指出第一个命题是︰「只有爱具备内在的善,其他没有一种行动是有内在价值的。」行动若能助人便为善,若害人便是恶。善与恶只是命题阐述(predicates),不是属性(properties)。它本身不是真实的,只有神才是美的、真的,人只能为善或有善,却不是本性为善。他甚至说人具有的「神的形像」(Image of God609,Image of God)就是爱;人若爱,他就似神。「假如爱会否决真理,就让真理被否决吧」(p. 65)。

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indifference)。人若恨另一人,还算是把他当作人(一个Thou)看待;惟独冷漠是把人看作对象(一个it),这是非人性的,比恨更坏。

第二命题︰「基督徒的抉择只应以爱为归依,其他皆不。」我们必须以爱代替律法,以灵代替自义;「若为爱的缘故,我们便守律法」,反过来却不行,「我们不能为律法的缘故而爱人,却会为爱的缘故守律法」。昔日的错误是以为爱与律法是等同的,其实不然。他说︰「重要的不是律法,而是爱的律法。」他认为耶稣基督以爱统摄责任是正确的,因为没有一项律法不可以为爱的缘故而被破坏。

人若死守律法,只是逃避自己的责任。律法是别人告诉他什么是对的,爱却叫他按人的需要而定何为对(pp. 74, 76)。基督徒的爱是一种舍出的爱,既非肉欲之爱(erotic love),也不只是友爱(philic love),而是神圣的爱(agapic love);人若为了这种爱而为人行事,是绝对错不了的(pp. 74, 79)。

第三命题︰「爱与公义是相等的,因为公义就是爱的分布(love distributed)。」

爱不单兼顾公义,爱本身就是公义。公义的意思乃是让别人得他所应得的,而爱就是他应得的。保罗劝我们不要亏欠别人,乃要彼此相爱,正是这个意思(p. 87)。

但爱不是只有一个方向、为一个人,乃是多方向、为多人的。爱必要求最多的人得最大的好处,这就是爱的远象(pp. 92, 95, 98)。

基督徒要为爱的缘故而欢迎法律与秩序;为此,就是有时动武也是需要的,这可保护无辜者免受害。倘若社会制度不公义,基督徒有责任起来革命,推翻非人化的制度。简言之,爱要用头脑,不仅是用心灵(pp. 92, 95, 98)。

第四命题︰「爱叫我们为别人的好处着想,不管我们喜不喜欢。」

爱既是一种态度,就不仅是一种感情。在情爱(eros),人的欲望是爱的推动力;在圣爱,爱才是欲望的推动力。人间的三种爱,各有自己的言语──情爱︰「我考虑的是我自己」;友爱︰「你爱我,我就爱你」;圣爱︰「无论怎样,我都爱你」。

这样说来,「爱人如己」又是什么意思呢?傅勒彻尔列出四种可能︰1.爱别人如同爱自己一样多;2.在爱自己之上再加上爱人;3.爱别人正如你应该怎样爱自己(即诚实地爱);4.以前只爱自己,现在就不要爱自己,只爱别人(p. 112)。

哪一种爱才是正确的呢?傅勒彻尔本于克勒窝的伯尔拿(Bernard of Clairvaux209,Bernard of Clairvaux)对爱的解释而自组一套。伯尔拿的四个进程是︰1.为了自己而爱自己;2.为了自己而爱神;3.为了神而爱神;4.为了神而爱自己。傅勒彻尔的四个进程是︰1.为自己的缘故而爱自己;2.为自己的缘故而爱人;3.为人的缘故而爱人;4.为人的缘故而爱自己。

傅勒彻尔认为第4.项是最高层次的;为了最多的人得最大的好处。飞机驾驶员就是牺牲部分乘客的生命,也要让自己活着,好救更多的人。因为爱是不求自己的好处,爱要求我们只为别人着想;爱甚至也不问是否讨人喜欢,而只求他人的好处(pp. 113~7)。

第五命题︰「目的决定手段。」

这不是说任何目的皆可决定手段,只有爱的目的才能证明(justify)手段是对的。如偷了凶手的枪,或医生用刀剖开人的肚子。

傅勒彻尔认为没有一种手段不是由目的来决定,因为手段本身不能证明自己。任何行动之所以是好,不是因为它本身是好的,而是从其结果看出来。最能叫人的行动被称为好的,莫如圣爱(pp. 126, 131)。

第六命题︰「爱的决定只能在一真实处境内才可以作出,却不能孤立或事前便定规。」

爱不能预先定规,一切预先定规的,都是不实际的,人要在处境内因人而制定;正因如此,所有预先定规的道德律,有时就不能表达出在处境内之人的爱。爱在预见事实之前没有定见,而事实则只有在处境内才能认识得到(pp. 134, 136)。

一个情境伦理者事先只约略知道他要作什么(爱),为什么要作(为了神),和要向谁作(别人)。他事先不会预知,只有当实际情形来到,才决定采取什么手段叫最多的人得到最大的好处。故我们若问傅勒彻尔︰「奸淫是罪吗?」他会说︰「我不知道,也许是吧!你且给我一个个案」(p. 142)。他确实提出一个案说明奸淫是对的(pp. 163~5)。

简言之,「爱什么」和「为什么要爱」是绝对的,「怎样去爱」却因时制宜,此之谓情境伦理。

3.情境伦理的个案。傅勒彻尔用了颇多个案说明他的命题(pp. 164~75),包括一母亲为离开苏联战俘营见自己的儿子,而求狱卒与她交接成孕,满足只有孕妇才能释放的条件;为挽救婚姻而换妻;年轻恋人为逼父母同意婚事而婚前性交;少女为爱国而与敌通奸;患绝症的父亲为免家庭欠巨债来医治他而自杀;为一名遭精神分裂者强奸成孕的少女堕胎;谋杀希特勒等,以说明奸淫、卖淫、自杀、谋杀、堕胎等,均没有绝对的准则说明它们必然是错的。因每一个案都牵涉两个准则在内,而它们又彼此矛盾,故它们皆非绝对、普世的。能为当事者提供抉择之指引者,只有一项︰为最多的人最大的好处而行,那就是爱了。

情境伦理的评估


较传统的人常对情境伦理反应过敏,不能接纳它的相对主义和功利主义,认为傅勒彻尔提出的例子太极端,不足以反映日常生活所面对的实况,他只是列举与情境伦理吻合的个案来说明。全盘否定情境伦理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好些伦理抉择的确是按处境作出的。故此要评估它,就必须就其伦理准则来评估。

A.优点

1.情境伦理最大的优点是有一准则指导人的生活。它第二个命题是「基督徒的抉择只应以爱为归依,其他皆不」,作者整整用了一章篇幅来解释此点,故此说他的伦理体系没准则是不对的。当然,这准则能否有效地运作是另一回事,起码在他列举的个案来看(无论是多特殊),这准则是有效的。

我们知道人的伦理行为需要有效的准则(norm)作指引,这准则必须具备下列几个特性,才可能成为有效的准则︰

a.它必须能代表理性、可把握、能避免矛盾;如爱为准则,恨则是要不得。

b.有内容、可经历、不能空言;如「要做好人」若被看为准则,就是没内容的。怎样才算是好人呢?

c.实际,不单能通过理性,也要有实行的路径。

d.客观,不单在个人经验上有意义,在个人之外也能站得住脚。伦理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因为它必牵涉其他人在内。

在这四项准则的特性上,情境伦理以爱为其准则是可通过评检的。

2.情境伦理有其绝对的标准,那便是爱,这是情境伦理者奉之为恒久不变的原则,是不能讨价还价的。我们必须指出,世上没有绝对的相对主义,「相对」一定有「相对于」某些才成为相对,而「相对于」那些,又一定会去到一个不再相对的必然,那就是绝对又普世的了。傅勒彻尔认为基督徒有三个普世的必然︰a.要作什么?(爱);b.为什么要爱?(为了神);c.要爱谁?(别人)。爱是绝对的;为什么要爱、爱谁,和要作什么,都是不能逃避的,故也是绝对的;惟一相对者只是环境和怎样的问题。所以人永远不能恨人或对人冷淡,无论任何环境均要去爱,这是情境伦理吸引人的地方。

3.能解决矛盾的伦理问题。不管我们是否同意他举的例,到底那只是个可能。人生常遇上道德上的两难局面,无论选取哪一个都会破坏另一个,故问题不是会否犯律法,而是为谁而犯。我们若为最多的人得最大的好处,这种选择是对的,而情境伦理正是提出这种既简单又可行的方法。简单,是因为人不需先解决许多复杂问题才能下决定;可行,是因为它不会叫人陷于进退维谷的困局。起码理论上说,它永远可解决问题。它永远只有一个律去遵守,而这律是人人都能明白的。

4.对不同的环境给予同等的重视,不致因律例而忽视环境的特殊问题。不少伦理准则完全不顾环境而要人恪守,是有很大问题的,如昔日儒家的大丧,或回教社会对女人定下的戒律。环境可以定一行动是善是恶,如你的朋友是法官,下班时可跟他开玩笑,开庭时却绝不能开法官的玩笑。刻意忽视环境因素,会使伦理守则变成律法主义。事实上,一个道德律本身若没有处境关联,是不可想象的。

5.强调爱与人的价值,无可怀疑是情境伦理最可爱的地方。不管是不是基督徒,以爱为准皆是人易于明白及接受的。以反基督教着名的罗素曾一方面强调他不作基督徒的理由,另一方面又强调「这世界需要的是基督徒的爱与怜悯」(B. Russell, Human Society in Ethics and Politics, p. viii)。圣经亦说︰「因为爱是从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约壹四7);又说有一天什么都会过去,惟独爱是永存的(林前十三13)。基督徒的标记不是别的,正是爱(约十三35)。

傅勒彻尔指出,人有神的形像,故我们必须把人当作人来看待;再者,人既是人,不是物,我们就只能用物而爱人,不应用人而爱物。

这些都是情境伦理值得称赞的地方。

B.缺点

情境伦理有许多地方都是不错的,却不是完全没有缺点,就如傅勒彻尔对新约的解释就引起许多人的异议(他认为犹大责备马利亚是对的,因卖香膏的钱可叫更多穷人得益;认为耶稣的离婚观是错的等),但要在这里一一列明和解释,是不需要,也是不可能的。让我们如上只列出一个准则的问题来问︰「只以爱为准则的伦理,是否有效?是否可行?」

1.只得一个准则的伦理体系必是太笼统。傅勒彻尔之爱是太大、太模糊,在许多情况下几乎等于无准则,其指导功能便成疑问。我们若只有一个准则,这准则一定要大得能涵括众生万物,结果就会变得太笼统而无用。故问题不是这准则是否可行,而是只有一个准则的伦理是否可行。

2.单以爱作绝对准则也有它的问题。傅勒彻尔定义的爱,是只有处境能给予意义,而处境是相对的,结果爱之内容便变成相对了。再者,处境必牵涉另一人或多人在内,谁去给爱定位?《情境伦理》(p. 27)指出,爱之实涵是因不同的处境有不同的意义,结果,「无论什么情况下均要爱」这句话,就等于说「无论任何情况下都要做X」一样空洞。我们若不能把爱固定在一个绝对的对象,或给予明确的界定,人就不知在某特定情况下该怎样行。情境伦理一个不必要的自限,就是不愿意把爱固定在神身上。

3.事实上,环境不能决定爱的内容,这是情境伦理的逻辑矛盾。环境并不常能定规爱的内容,更多是只可以影响其内容。倘若环境能定规一个道德律,这道德律又怎能定夺在那环境之下的行动是对还是不对?结果是环境定规我们的行动,无论任何准则都在环境下受影响,我们就不需负责任了。

当然,傅勒彻尔没说环境完全决定爱,但他确说,在任何环境之前我们只有某些爱的普通知识,只有环境临到,我们才知其实际方案,这就等于说环境决定我们的方案了。这样一来,法庭怎样断案?法庭定一行动是善是恶,固有考虑环境的因素,但这却不是终极的考虑;它赖以断案的,仍是超乎爱与环境的法律。

4.几个不同准则其实是优于一个准则。傅勒彻尔反对几个准则的理由有几点,却没一个是充分的︰

a.他认为几个准则必会发展成律法主义(p. 37)。这是不必然的;几个准则可以发展成律法主义,却全要看它们是什么,彼此的关系是怎样,和怎样用到实际的生活上。反过来说,只有一个准则也可以发展成律法主义,以爱来说,为了使它成为可行的指导原则,我们必须列明它的内容,所列出的便可以变成律法主义;不列出呢?必流于空泛和无意义。

b.多个准则必会引发彼此矛盾,一个则不会。那也不是必然的,只要列出它们的优先性便能避免矛盾;就算有矛盾,也不必然要破坏其中一个才可成全另一个。

c.他认为由一准则不能引出另一准则,因被引出的不会达到准则的地位。这也不是必然的;如︰「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其次也相仿,就是爱人如己」,为什么爱神和爱人不可以同时成为两个平行的准则?他未检视其他律则而摒弃它们,是不合理的。

5.为什么不可以是别的准则?我们不单只可以有几个准则,也可以有其他准则。以伦理为主的儒家和东方古老宗教,就不是以爱为最高的价值,或最终的参考点。举例说,为什么是基督教的爱,而不是佛家的「慈悲」,或儒家的「诚」?就算是基督教,为什么是以「爱」而不是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准则呢?当然,我们并不是反对爱的价值,只是从一伦理体系来说,选此而舍彼需要做更多辩证工夫。

结论

情境伦理可取的地方甚多,我们也不需要因为它有缺点而全部放弃。但拥护情境伦理者必须正视采取单一准则之体系所面对的问题︰为什么是那一个准则?为什么它是绝对又不可破的?我们能否以「忠诚」来代替傅勒彻尔的爱,来建立一个内部协调又能作外在指引的系统?若能的话,为什么爱具有优先性?

另参︰伦理学(Ethics420,Ethics); 伦理体系(Ethical Systems419,Ethical Systems);性伦理(Sexual Ethics1074,Sexual Ethics); 社会责任(Social Responsibility1091,Social Responsibility)。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施马加登信条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