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讯百科  > 所属分类  >  学术    神学   
[1] 评论[0] 编辑

圣经批判学

圣经批判学(BIBLICAL CRITICISM)
圣经批判学是把多种研究文学着作的技巧,用在圣经的研究上;目的是尽可能确定经文原来的用字、写作的文体和日期、经文的资料来源、作者等等。
Ⅰ 经文鉴别
(Textual Criticism)
经文鉴别是一门学科,尝试将一份文稿原本的用字找出来;某些字在后人将文稿一抄再抄的过程中,已被更改了。即使是用现代的印刷方法,在经过许多读者校对、且一再修正之后,错误机会减至最低,但是所印出来的文稿,也不常是在每个细节上,都跟原稿相同。在印刷术未发明以前,每一份文稿都得用手抄写出来,这么一来,就更容易出错了。当作者的手稿存留下来时,我们可以参照原稿来修正抄写员的错误。但当手稿已经消失,而留存下来的各种版本又在不同的细节上有所差异时,就只有靠小心研究和比较这些版本,才能够将原来的用字重写出来。有关个别抄写员的抄写习惯,以及个别版本距原稿日期的远近,都是我们必须问的问题。最常犯的错误的类别,必须牢记在心。经文鉴别非一夜之间就可以学会的一种技巧。经文鉴别的专家,往往是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和实践的;虽然有些学者另外似乎有特别的鉴别能力,甚至现存的版本讹误百出到令人绝望的地步,他们也可以推测到原文是什么。
由于没有任何一卷圣经经卷的手稿(autograph)或原来的文稿(protograph)存留到今日,经文鉴别在圣经研究上,就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经文鉴别的学者所研究的资料,不但包括圣经书卷原文的手抄本,也包括一些古代不同语言的圣经译本,以及古代的作者对经文的引用。在作进一步的研究之前,确定可靠的经文是重要的,因此,经文鉴别以往一直被称为“低等批判”(‘lower criticism’)。好像在批判研究经文的架构中,经文鉴别代表了较低层和较初步的过程。有关圣经经文鉴别进一步的细节,见*经文与译本。
Ⅱ 文学批判
(Literary Criticism)
为了与经文鉴别(亦即“低等”批判)分别出来,文稿的文学批判从前被称为“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因为它代表批判架构中进一步的研究;而这一步的研究,是必须在经文鉴别这个步骤完成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艾施罕(J. G. Eichhorn)所着的《旧约导论》(Old Testament Introduction, 1787)第二版的序言,第一次用“高等批判”这片语来形容圣经着作的研究:“我感到有责任尽最大的努力,来研究迄今完全未有人研究过的范围,就是用高等批判〔对人文主义者来说,这绝不是一个新名称〕的方法,来研究旧约各卷书内在的结构”。所谓“内在的结构”,艾氏的意思是指书卷的结构,包括研究书卷的作者曾使用那些资料来源,以及作者如何利用或结合这些资料来源。这方面的研究,通常称为“来源批判”(‘source criticism’)。文稿的文学批判也包括研究文稿的着作日期及作者这类问题。
当一份较晚期着作的文稿来源,连同采用这来源的着作一同存留下来时,来源批判的研究就会较为准确。在旧约,历代志就面临这种情况。历代志的作者所采用的主要资料来源是撒母耳记和列王纪,而因为这些书卷都存留了下来,我们就比较能够肯定历代志的作者使用这些资料的方法。在新约,马可福音通常都被认为是另外两位符类福音书作者所采用的首要资料来源。同样的,这些资料来源也连同后来的着作存留了下来。这些着作,将资料来源极大部分的内容都并入其作品之中,以致我们可以研究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使用马可福音的方法。
资料来源不再存在的时候,来源批判的准确性就会大打折扣了。例如,假如我们的四福音独立的四卷书都消失了,而我们要依赖他提安(Tatian)的《四福音合编》(Diatessaron)来将四福音重写出来,是不可能的。《四福音合编》乃是主后二世妃的一部汇编,将四卷福音书的内容拆开来,再重新将这些内容编织成一个连续的故事。我们当然能认出《四福音合编》不是一部整体一致的着作,把收录于这书的约翰福音和符类福音的资料加以区分可能也不困难,但要将三卷符类福音个别的内容分别整理出来,就不可能了,更主要是因为有相当多的资料是三卷或两卷符类福音所共有的。在五经的来源批判的研究上,我们正面对这种情形。一般学者都同意,现存的五经背后有若干资料来源。可是,这些来源包括些什么?它们着于什么时候?来源之间有什么相互关系?这些资料是怎样和何时给收纳入五经最后的校订本呢?──这些都是学者意见不一致的问题,而不一致的程度,今日比起二十世纪开始时更甚。
鉴定一部古代着作的写作日期的准则,部分是内在的,部分是外在的。假如一部可靠而且日期确定的权威着作,曾经引用或者提到另一部着作,我们就断定这另一部着作,必定是较早期撰写的。这着作可能会提到一些事件,而事件发生的日期,或可根据其他文稿推断出来。例如,旧约有部分经文的日期是可以确定的,因为这些经文提及埃及或米所波大米历史上的人物或事件。当然,经文本身也可以显示出它的写作日期。例如,旧约有些先知书,就指明说这个或那个神谕是在什么时候讲的,或者指出先知是在那一个或那几个君王在位时说预言。学者可以愈来愈详细的重绘古代近东的历史;这样我们便可以越发准确地把一部古代着作置于其历史架构的背景中了。
然而,圣经预言中的预言成分,使我们必须对一般鉴定日期的准则,作出一些修改。解释所有已应验的预言为 vaticinia ex eventu 〔事情发生之后才说的“预言”〕,不是正确的批判方法。当我们尝试鉴定一个真实预言的日期时,我们应该视这预言发出的日期为早于其所预言的事件,但不早于那些预言中提及为已经发生了的事件,也不早于预言背后存在的历史背景的时期。基于这个原则,我们鉴定那鸿说预言的日期,是在主前612年尼尼微陷落之前,但晚于主前663年底比斯(Thebes)的陷落,因为那鸿预言尼尼微将会陷落,另外又指出底比斯的陷落是已经过去了的事(鸿三8-9)。至于那鸿的预言究竟是在那半个世纪中的那一个日子宣告的呢,就必须靠细察预言的措词并衡量其他的可能性来决定了。
旧约的文学批判中,重要的是对*五经的批判。近代持续的五经批判的历史,始于魏特(H. B. Witter, 1711)和亚斯徒录(J. Astruc, 1753)的研究。他们以经文交替使用“耶和华”和“伊罗兴”(~#lo{hi^m)这两个对神的名称,作为鉴别的准则,断定五经较前的部分是源自两种不同的文稿来源。艾施罕(J. G. Eichhorn, 1780)将风格方面的变化,与基于神的名字的分布作出之分析连系起来。继这初步的来源批判的阶段之后,学者将五经分割为大量较小的单元(A. Geddes, 1792,和 J. S. Vater, 1802-5)。之后,又有“补编假设”(‘supplementary hypothesis', H. Ewald, 1843),假设五经主要的内容是一份基本的文稿(“伊罗兴底本”),由少数较简短的文稿加以补充而成。胡普斐得(H. Hupfeld, 1853)区别出两份不同的资料来源,二者都采用了创世记里神的名字伊罗兴 ~#lo{hi^m (这两份资料来源后来被学者称为 P 和 E)。这两份底本,加上耶和华底本 (J) 和申命记底本 (D) 这些资料来源,构成了五经文稿分析中广泛受人承认的四份主要的资料来源。
新一代的批判学者(杰出的有威尔浩生 [J. Wellhausen],1876-7)为纯粹的文学分析加上了一个新的准则。威氏把不同文稿的资料来源和以色列的宗教历史连系起来,他的理论是那么的具说服力,以致对历史的重绘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获得大多数旧约学者的支持。目前,因着近东的宗教和文学史料,尤其是主前2000至800年这段时期的史料大幅度的增加,威氏的理论的弱点已经越来越明显,但那些与威氏的见解抗衡的解释并没有受到像威氏学说所曾受到的普遍支持。学者的兴趣,已经从不同的文学来源转移到以色列生活传统累积的历史上去了。
至于新约,福音书研究上一个最主要的批判学的问题,是符类福音的相互关系。在这方面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的是拉赫曼(C. Lachmann, 1835)。他认为马可福音是符类福音中最早写成的,而另外两卷福音书则是引用马可福音的。第四卷福音的来源批判(参 R. Bultmann,英译本,1971)一向都缺乏说服力。有关这卷福音书的批判范围,集中于书卷的历史人物、目的、写作日期,和作者方面(*福音书;*约翰福音)。
由包珥(F. C. Baur, 1831)和他的同僚构成的杜平根(Tu/bingen)学派,将保罗书信与教会初期的历史连系在一起,并依照类似黑格尔(Hegel)给历史哲学所定下的那些方向来解释教会初期的历史。保罗对得救途径的看法(他的书信中,只有罗马书、哥林多前后书和加拉太书,被认为是出自保罗手笔),与犹太主义的彼得教派的看法,鲜明的对立。后期的新约着作(特别是使徒行传),则反映了这两种对立的见解的结合。范玛能(W. C. van Manen, 1890)的批判更加激进。他将(所有的)保罗书信都视为冒保罗名义写成的着作。一般人都不接纳他的见解。杜平根学派的见解,则受到严厉的批判(在英国特别受到 J. B. Lightfoot, B. F. Westcott,和 W. Sanday 的批判)以及大规模的修改,但这见解对新约研究的影响,到今日仍然有迹可寻。
Ⅲ 形式与传统批判

(Form and tradition criticism)
虽然圣经来源批判的重要学派,主要的兴趣在文学批判方面,但其他人却强调,确定写下来的资料来源之前的口传历史,并把资料来源加以分类,归入适当的“形式”或类别(如记述、言词等等)的重要性。
在旧约,这种方法在*诗篇的研究上,证明是特别有果效的。根据诗篇主要的类别(Gattungen)来分类,尤其是由衮克尔(H. Gunkel, 1904)所作的分类,是将每种类别与一种独特的生活背景连系在一起的。这样的分类,在二十世纪,比任何其他方法都更能够加增我们对诗篇的了解。
近年来,从斯堪的纳维亚(Scandinavia)出现了对传统旧约批判的基本原则一个更激进的挑战,是殷革内尔(I. Engnell)和“乌普撒拉学派”('Uppsala school’)的“传统历史方法”。这种方法在不忘文稿来源之余,十分重视口头的传递,强调口头传递的资料可以是极其可靠的。
在新约,形式批判从1919年以来便大量应用于福音书的研究上。学者将福音书的内容分为不同的“形式”,藉此做法想要追溯到假设存在的文稿来源的背后,以致可以推论在成文之前的阶段,传统是作么样子的。叙事和言论都按照“形式”加以分类,但这样的分类,对确定某项事件或言论的真实性,没有太大的帮助。一般将形式批判与对福音书史实的可靠性大表怀疑的态度连系在一起,但这主要并不是来自形式批判本身的问题,而是来自许多形式批判学学者的神学观点。很多形式批判的研究都尝试去确立福音传统中各个不同单元〔片段〕的生活背景,且认为这些生活背景通常与初期教会的崇拜和见证有关。但一个单元在初期教会中有某种生活背景,不一定表示这单元在耶稣的事工中没有原来的生活背景。福音书的形式批判提醒我们,单用文学分析去解释福音书的撰写,是不足够的,而且形式批判也突出了一件事实,就是不论我们的研究追溯到多么久远的年代,每层福音传统所描绘的耶稣,都显示祂是神差派的弥赛亚,是神的儿子。
今日主要的一项工作,就是要在可能的范围内使用批判的方法,确立就我们所知最早期的传统形式与历史上的耶稣之间的连贯性。
Ⅳ 编修批判(Redaction Criticism)
一卷圣经书卷的作者,可能会得到由传统流传下来的资料,但他并不是照他得到的资料一字不改地抄下来的。他并非只是传递者。他是一个作者,有他自己的生活背景和观点;而他是根据这些来塑造他的资料的。编修批判,就是研究作者对他自己的着作的贡献。
例如,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和列王纪包今极多古代的资料,其中有些差不多与其所记的事件是同期的。但这几卷书现今的编排,却构成一部连续的历史全集。这全集是在约西亚改革的影响下编纂的,并约于主前562年完成。此外,历代志的作者所得到不少的传统资料,也以不同的方式分别保存在撒母耳记和列王纪里。他也可能曾经引用其他我们现在再也无法得到的资料来源。但在他引用这一切资料之时,他却留下了自己独特的观点的痕迹。同样的,在福音书中我们能区别出福音书的作者所得到的传统资料(其中极多是两个或更多的福音书作者所共有的),与四卷书作者个别的杰作。如果说福音书的传统批判主要是“要重新发现耶稣的教训”,那么,编修批判所关注的就是“重新发现福音书作者的教训”。
书目:W. R. Smith, The Old Testament in the Jewish Church2, 1892; T. K. Cheyne, Founders of Old Testament Criticism, 1893; C. H. Dodd, New Testament Studies, 1953;同作者,More New Testament Studies, 1968; J. Knox, Criticism and Faith, 1953; P. E. Kahle, The Cairo Geniza2, 1959; I. Engnell, 'Methodological Aspects of Old Testament Study', VT Suppl. 7. 1959,页13起;R. Bult-Mann, The Formation of the Gospel Tradition,英译本,1963; G. E. Ladd, The New Testament and Criticism, 1967; N. Perrin, Rediscovering the Teaching of Jesus, 1967;同作者,What is Redaction Criticism?, 1970; J. Rohde, Rediscovering the Teaching of the Evangelists,英译本,1968; K. Koch, The Growth of the Biblical Tradition,英译本,1969; W. G. Ku/mmel, The New Testament: The History of Interpretation of its Problems,英译本,1972; H. Harris, The Tu/bingen School, 1975; G. W. Anderson 编,Tradition and Interpretation, 1979; I. H. Marshall 编,New Testament Interpretation, 1977。
F.F.B.

 

参考资料《圣经新辞典》

附件列表


1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比撒列    下一篇 辟拉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