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讯百科,基督教百科  > 所属分类  >  圣经    地图   
[0] 评论[0] 编辑

耶利哥

耶利哥(JERICHO)
Ⅰ 名称


耶利哥一名的原意无从确定。最简单的处理方法,是将希伯来文的 y#ri^h]o^ 看为与 ya{re{a h] (“月亮”)一字来自同一个字根,并且将这字与早期西闪族月亮神 Yarih] 或 Yerah] 扯上关系。请参考奥伯莱(Albright)在 Archaeology and the Religion of Israel, 1953年版,页83、91-2、197注36及 AASOR 6, 1926,页73-4的评论。有人认为这字来自 rwh],即“发出幽香的场所”(BDB,页437b,是跟随格西尼斯 [Gesenius] 的主张),或是“由【神灵】 H]o^ 所建立的”(PEQ 77, 1945,页13),但这不大可能。

Ⅱ 地点

一般认为旧约的耶利哥相当于今天称为苏丹废丘(Tell es-Sultan)的小丘,位于今日约但河在死海的河口之西北约十六公里,日哈(er-Rih]a)村庄(今日的耶利哥)之西北二公里,以及耶路撒冷东北偏东约廿七公里的地方。这个壮观的梨形小丘,由北至南长约四百公尺,北面最宽的地方约有二百公尺阔,高度约为二十公尺。希律及新约时代的耶利哥,今日是名为吐露阿布阿拉弋(Tulul Abu el-`Alayiq)的一些小丘,位于今日艾里哈以西二公里处,也就是在旧约的耶利哥之南。犹太山岭在耶利哥平原向西不远处陡峭地崛起。

Ⅲ 历史

a. 约书亚以前

i. 起初。耶利哥的历史实质上就是约主前8000至约1200年整个巴勒斯坦考古历史的一个摘要。(有关这部分所用的特别简略写法,见本文末段的书目。)人们每次定居在耶利哥,都是因为在那里有经年不息的上佳水泉,以及水泉所灌溉的“绿洲”(DUJ,图页1);旧约有时称耶利哥为“棕树城”(申卅四3)。早在约主前9600/7700年,懂得储存食物的狩猎者可能已经在那里建了一座神龛,并且据我们所知巴勒斯坦最早的农耕者也在水泉周围建了茅屋(AHL,页41-3;图页5A)。早在主前八千年期(炭十四测年法),人们便建造了最古老的耶利哥城镇,外面围有石造的拥壁墙,最少附有一座城楼(楼内嵌有楼梯),另有圆形的房子。其后,宽敞的长方形房子逐渐流行。此外,受崇敬的祖先(?)的头盖骨,外面给铺上泥土模子,所弄成的头像,外形栩栩如生(DUJ,页67-73及图页25、29-30,或 AHL,页43-7及图页7,内有“陶器时代之前、新石器时代 A 阶段”的图片;DUJ,页51-67及图页20-2,或 AHL,页47-57、60及图页13起,这是“B 阶段”)。在主前五千年期及四千年期,日后耶利哥的居民学会了制造陶器,但他们最后放弃了这地方(参:古老书籍中的“陶器时期新石器时代 A 及 B”,“耶利哥 IX 及 VIII”,DUJ,页79-94,AHL,页60-70)。古老耶利哥是今日有关最早期巴勒斯坦定居生活的主要资料来源;参 W,二至四章,及 GSJ,页55-72。

ii. 早期历史时期。从约主前3200年起,耶利哥再次有人居住,成为青铜器时代早期一个拥有城墙及城楼的城镇。同时,一些后来很着名(如:米吉多)的城镇开始建立起来。这也是埃及的金字塔时代,以及米所波大米的苏默文明时代(DUJ,页167-85;AHL,页101-34; W,第五章;GSJ,页75-88,I 及 II 城)。但在约主前2300年,耶利哥被一批没有文化,新来的人粗暴地摧毁了,这些人后来住在这儿(奥伯莱所定的青铜器时代中期第一期;肯扬 [Kenyon] 所定的青铜器时代早/中期的居中期间,参DUJ,页186-209,AHL,页135-61)。这些人与真正青铜器时代中期的迦南人融合起来(约主前1900-1600/1550)。这时期是圣经中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时期。耶利哥当代的遗迹生动的说明了,与亚伯拉罕为邻的,那些居住在城镇的迦南人∕亚摩利人的日常生活。当日的坟墓比那些严重破落的城镇建筑物保存了更多的文物。上等的陶器、木制三脚或四脚台、凳子和床、镶嵌骨块的小饰物盒、手工精细的编织物、盛载水果的盆子和带骨节的肉类、金属短剑及饰环──这一切都在独特的气候情况下保存了下来(DUJ,页210-32〔城市〕、233-55〔坟墓〕;AHL,页162-94;GSJ,页91-108)。有关耶利哥房屋内部的重建图片,见 DUJ 末后的文章。有关这座矗立在土丘上、有围墙之城的重绘图片,见 Illustrated London News, 1956年5月19日,页554-5;参 AHL,页188,图45。

b. 耶利哥与旧约

i. 约书亚的入侵。约主前1600年后,耶利哥被猛烈地摧毁,经手的大概是埃及第十八王朝的帝国法老。自此以后,耶利哥唯一(青铜器时代后期)有人居住的年代,是在约主前1400至1325年。有关主前十三世纪,即以色列人攻占迦南时期(*旧约年代学)的耶利哥,我们基本上一无所知(DUJ,页259-63;AHL,页197-8、209-11)。加斯坦(Garstang)所鉴定的“青铜器时代后期”的城墙(GSJ,第7章),事实上来自青铜器时代早期,即在约书亚以前逾一千年。因为与这些城墙有关连的是青铜器时代早期的遗迹,并且在这些城墙之上的是青铜器时代中期的物品;后者是继加斯坦之后,肯扬女士的考古发现才证实的(如 DUJ,页170-1, 176-7,特别是页181)。可能在约书亚时代(主前十三世纪),这小丘的东部有一个细小的城镇,日后这城镇被完全侵蚀了。这种可能性不仅是试图把圣经和考古协调或是富启发性的观点,而且有所根据,因为有证据显示耶利哥那些更古老的民居曾遭受相当严重的侵蚀。那些坟墓确实证明了青铜器时代中期(族长时期)耶利哥的重要性。但在这城丘上,青铜器时代中期的大部分城镇──甚至这时期以前的青铜器时代早期的城镇──都在约主前1600至约1400年间遭侵蚀了(参 DUJ,页170-1,并页45、93、259-60、262-3)。在短短二百年间,风雨便造成了如此严重的破坏;那么从约书亚至亚哈之时伯特利人希伊勒重建耶利哥(王上十六34)这四百年间,大自然在这荒废了的小丘上的侵蚀可以想像是多么的厉害了。原属青铜器时代后期最后阶段的城市,经侵蚀后冲走了的遗物,极有可能已湮没在现代的公路并沿城丘东面的耕地下,因为这土丘的主要斜坡是从西面下到东面的。我们极怀疑,今日若在这里进行考古发掘(即使得到准许),是否还有什么发现。书三至八当中叙述了耶利哥城倒下的情况,我们知道这叙述忠实地反映了这地区的情况及地势,对约书亚的领导也有生动的描述。有关当时地形,参:加斯坦,Joshua-Judges, 1931,页135-48(虽然他所说的“青铜器时代后期”〔事实上是青铜器时代早期〕的城墙,现在学者们都不认为是约书亚当代文物的直接证据,但他提出有关由上天差来〔摧毁城墙〕的地震这主张,仍是可采纳的建议)。有关约书亚的领导,参:加斯坦,上引书页149-61;及考夫曼(Y. Kaufmann),The Biblical Account of the Conquest of Palestine, 1953,页91-7。

ii. 从约书亚到尼希米。由于人民畏惧约书亚的咒诅(书六26),数世纪以来没有人尝试重建耶利哥的城丘,但仍经常有人使用那地的水泉及绿洲,甚至那里可能还有一小村庄赖这些水源为生。在士师时代,摩押王伊矶伦一度占据了这绿洲(士三13)。大卫的特使被亚扪王哈嫩凌辱后,曾在该处滞留(撒下十5;代上十九5)。所谓“碉堡”,可能是这时期的一个防御站岗(主前十世纪:奥伯莱 [Albright] 及赖特 [Wright] 如此主张,引于杜成罕 [Tushingham], BA, 16, 1953,页67)。然后在亚哈年间(约主前874/3 - 853),伯特利人希伊勒重建耶利哥本身,终于应验了古时的咒语,即丧掉了他的长子及幼子(王上十六34)。铁器时代(即以利亚及以利沙时代,参:王下二4-5,18-22)的耶利哥规模很小,巴比伦人就是在耶利哥的平原上俘掳了犹大最后一位王西底家(王下廿五5;代下廿八15;耶卅九5,五十二8)。这时期(主前九-六世纪)耶利哥的遗迹很零碎(这也是归咎于风雨的侵蚀),但却很明确:建筑物、陶器、坟墓。巴比伦人大概是在主前587年毁灭这地方(见BA 16,1953,页66-7; PEQ 85, 1953,页91, 95; DUJ,页263-4)。被掳归回以后,波斯时代仍有耶利哥城存在,但范围不大,约有345个耶利哥人跟随所罗巴伯返回犹太地(拉二34;尼七36)。他们居住在耶利哥的后裔,于主前445年,在尼希米统领下帮助修补耶路撒冷的城墙(尼三2)。旧约耶利哥最后的一件纪念物,是一个“属于乌利亚〔女儿〕夏甲”的、一个陶制的瓶子戳印(约主前四世纪)(Hammond, PEQ 89, 1957,页68-9,同时参图页16,这图页在BASOR 147, 1957,页37-9得到改正;另见奥伯莱,BASOR 148, 1957,页28-30)。

c. 新约的耶利哥

在新约时代,耶利哥城位于古城丘的南面。大希律(主前40/37 - 4)及其继承者在那地区建造了一个内有装饰花园的冬天王宫,接近那有名的、能为国家带来可观收益的棕榈及香膏树丛林。考古发现了一些可能与这些伟大建筑有关的零碎遗迹。见 Kelso 及 Baramki, 'Excavations at New Testament Jericho' 在 AASOR 29/30, 1955 及 BA 14, 1951,页33-43; Pritchard, The Excavation at Herodian Jericho,在 AASOR 32/33, 1958,及 BASOR 123, 1951,页8-17。希律利用水道从奎尔特河谷(Wadi Qilt)取水(Perowne, Life and Times of Herod the Great, 1956,图页96-7的插图)。

基督在新约时代的耶利哥周围医治瞎子,包括巴底买(太廿29;可十46;路十八35)。在这上流地区居住的富有犹太人并非只有撒该一人(路十九1)。“好撒玛利亚人”这不朽的故事,就是发生在由耶路撒冷下到耶利哥的那条狭窄、强盗横行的路上(路十30-37)。

图 耶利哥与临近城邑

Ⅳ 书目



1868年华伦爵士(Sir Charles Warren)曾在耶利哥挖掘坑道,但却无功而还。首先(1907-9年)在那里进行科学考古发掘的,是塞连(Sellin)和沃津格(Watzinger)(Jericho, 1913),但他们无法准确地判定其发现的所属年期。除了在处理“约书亚时代的耶利哥”一课题上犯错外(参:上文),加斯坦(Garstang)于1930-6年间的发掘奠下了在这地点的考古工作。参 J. B. E. Garstang, The Story of Jericho, 1948(GSJ)。详尽的初步报告可见于 Liverpool Annals of Archaeology and Anthropology 19, 1932,至23, 1936,并且可见于相同年间的 PEQ。肯扬(Kenyon)女士在 PEQ 83, 1951,页101-38评论了加斯坦的发现。其他较古的书目可参考 Barrois,Manuel d~Arche*ologie Biblique, 1, 1939,页61、63。

对肯扬女士从1952年至1958年的考古发现,详细的初步报告载于 PEQ 84, 1952至92, 1960; BASOR 127, 1952,页5-16; BA 16, 1953,页45-67, 及17, 1954,页98-104。至于富教育性(及风趣)的一般叙述,请见 W = M. Wheeler, The Walls of Jericho, 1956(平装,1960)。最详尽而全面的记述是 DUJ = K. M. Kenyon, Digging Up Jericho, 1957(全面附有插图),AHL = K. M. Kenyon, Archaeology in the Holy Land, 1960,对最早时期作了补遗。第一本作权威性报导的专书是 K. M. Kenyon 等着,Jericho I, 1960 (有关坟墓)。一般背景及撮要,则见 G. L. Harding, The Antiquities of Jordan, 1960,页164-74。有关新约时代的耶利哥,见上文(III.c)。很好的背景资料则见 L. Mowry, BA 15, 1952,页25-42。全面介绍的书目,参 E. K. Vogel, Bibliography of Holy Land Sites, 1974,页42-4;综览方面,参 EAEHL, 2,页550-75。

K.A.K.

 

参考资料《圣经新辞典》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耶拉篾    下一篇 罗波安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