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网百科,基督教百科  > 所属分类  >  圣经    地名   
[0] 评论[0] 编辑

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PALESTINE) 
  “巴勒斯坦”原指以色列的敌人非利士人的领域,后被希罗多德(Herodotus)首次引用来指南叙利亚一带。罗马人也用 Palaestina 一词。较古的词“迦南”亦有相若的历史。在*亚玛拿信件中(el-Amarna letters,第十四世纪),“迦南”只局限于沿海的平原,后来当迦南人征服内陆后,这词便包括约但河谷以西的所有土地。“以色列地”(撒上十三19)和“应许之地”(来十一9),用于以色列人时,是指同一地方,而所谓“应许之地”往往是指从但到别是巴,尼革(“南地”)以北之地。以色列的两个半支派似乎是在预料不到的情况之下,定居在约但河以东,然而他们对河东的占领看来一般不太稳固。王国分裂后,以色列一名通常用来指北国。在中古时代,“圣地”一词获普遍采用(参:亚二12)。

Ⅰ 巴勒斯坦的位置和公路
  中世纪以耶路撒冷为地球的中心,这观点看来并不如想像中的荒谬,因为在连接欧、亚、非这世界三大洲的狭小叙利亚走廊上,地中海、黑海、里海、红海和波斯湾把我们地球这一块最大的陆地缩窄为一地峡。所有重要的大陆路线必须经过这走廊,而历史悠久、来往于印度与地中海之间的航线,也都要以横跨西乃半岛的陆路交通来接驳。从小亚细亚向东伸延到库德斯坦(Kurdistan)的高峻山脉,和巴勒斯坦以东及以南的沙漠,进一步有助把交通干线集中在这“肥腴月湾”(Fertile Crescent)。这“肥腴月湾”形状似镰刀,从巴勒斯坦和南叙利亚弯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冲积土河谷。当然“肥腴”只是相对于邻近的沙漠和山区而言,因为这“月湾”的大部分都是地中海沿岸的灌木或草原而已。在这肥腴月湾的两端,伟大的文化分别在米所波大米的下游流域和尼罗河的下游得以发展,而这两处的命运主宰了近东的历史几达两千年之久。

  三条重要的贸易干线历来横跨巴勒斯坦。主干公路(Trunk Road)可能在赛九1称为“沿海的路”,它沿着滨海平原,从埃及伸展至以斯德伦谷(Vale of Esdraelon),并由于碰到叙利亚山脉而转向内陆,再沿加利利海西面,穿过叙利亚隘口和中央低地,到达大马士革,在此它跟沙漠经商路线汇合,往米所波大米。除此之外,尚有两条次要的古老通道。*王的大道(King's Highway)沿着外约但的高原,从亚喀巴湾(Gulf of Aqabah)直达大马士革。这地区雨量较多,以色列人出埃及时也行经这大道的一部分(民廿一-廿二),而民廿一、廿七-卅所列出的城镇也都位于这大道上。另一大道则取道巴勒斯坦中央的分水岭,这是西乃和迦南之间最短的路程。在*南地(尼革)的北部,它把一系列重要的水井连结;南地的东部是地势低陷、至今难于穿过的不毛之地,所以上述大道是在低洼地的西面。它也把所有重要的历史中心连在一起,从加低斯巴尼亚和别是巴,直到希伯仑、耶路撒冷、示剑和米吉多。从亚伯拉罕时代(青铜器时代中期第一期)开始,这路已被大量使用,并因约书亚和其他探子的旅程而闻名。这些干线的方向都反映出巴勒斯坦地理的南北走势,而巴勒斯坦也因着它们所引来的贸易和文化接触,得以输入外来物品,获益不少。但以色列若要控制这些干线,便难免会伤及那些管辖干线终站的列强的战略性利益。就算在所罗门的日子,沿岸公路也被海上强国严密操纵,以致所罗门不敢贸然干预这地带(王上九11,十22;结廿七17);至于以东,则长期以来是以色列的死敌,因为以色列是在亚喀巴湾采铜,而以东却控制了往来亚喀巴湾的公路(俄3)。

  连于这些平行的主线公路的,是数条较次要的横行道路。其中最重要的是:

1. 迦萨-别是巴-彼特拉;

2. 亚实基伦-迦特-赫尔范(Helvan);

3. 约帕-伯特利-耶利哥(参:书十6-14),和约帕-示剑-亚当城-基列(书三16);

4. 以斯德伦谷-米吉多-基列。

  因受来自尼罗河的海岸沉淀物所影响,迦密以南的巴勒斯坦海岸都不适宜发展作港口,所以主要城市都是交通中枢,位于重要公路的交汇点,或在战略性的以斯德伦平原,或沿着犹太及撒玛利亚地的山脊。对于希伯来人来说,海洋是一种陌生的交通媒体(参:诗一○七),而沙漠也被视为“艰难困苦之地”(赛卅6;参:申八15),他们不安定地栖息于两者之间,住在山区,希望长期远离这两个环境及其中的人民。故此,纵然以色列是位于古代世界贸易路线的中枢,独立自主的精神却成为其主要的特色。

Ⅱ 地质结构和地势

  从埃及边界至小亚细亚,长约675公里的地中海东部可分为五大区域:

1. 沿海地区;

2. 西面山脉(犹大──加利利高地,利巴嫩和安撒里雅山脉 [Ansariya mountains]);

3. 裂谷(亚拉巴,约但河谷,毕卡 [Biqa`] 和歌珥 [Gho^r]);

4. 东面高原(外约但的高地,黑门山和东利巴嫩山脉);

5. 尼革、亚拉伯和叙利亚的沙漠。

  然而,这些区域的南北两段对比甚大,足以显示巴勒斯坦的独特性。在亚柯(Acre)以北,群山陡峭地屹立于海边,狭窄的滨海平原变得断断续续,却供应了著名的港口,如西顿、推罗、贝鲁特、的黎波里,和沙呣拉角(Ras Shamra)。各港口有限的腹地驱使它们发展成为独立的滨海城邦,在此,“迦南的诸族伸展至海外”(创十18;〔译注:和合本单作“迦南的诸族分散了”)。然而在迦密山以南,沿岸是一片广阔绵延的平原,没有天然港口,只有非利士人及后来的海上居民所建造的人工港口。

  第二个对比是在裂谷的各段。在叙利亚,毕卡盆地位于巍峨的利巴嫩和东利巴嫩山脉之间,是一广阔肥沃的平原,很容易通往其他起伏的平原,其中历史胜地罗布,如基低斯,贺呣斯(Homs),和哈马。在此以南,这盆地被近代的玄武熔岩堵塞,缩窄成为一些峡谷,使往来南北的交通困难,到呼勒湖(Lake Huleh)沼泽区才再扩阔。这些特征使巴勒斯坦有跟北部地区隔绝的倾向。

  巴勒斯坦主要的石质有石灰岩、火成岩,和新近的沉淀物,如石灰泥、碎石和沙粒。裂谷反映古代地壳的特征,它的伸展远达东非的湖泊地带。概括地说,裂谷的作用犹如铰链一般,在它以西之地大部分都在海水之下,而在亚拉伯这边则是一片大陆。如此,谷的西面主要是石灰岩,尤于白垩纪(Cretaceous era)及始新世(Eocene era)时期沉积而成,其中一些石灰岩十分坚硬并含有白云石(dolomitic)(晚白垩世森诺曼阶 [Cenomanian] 和始新世时期),这就是为何迦密山的岬角如此陡峭,示剑之上的以巴路山和基利心山,并犹太和加利利山脊都如此高峻和崎岖的原因。但属森诺阶(Senonian)时期的岩石则是软白垩,很容易被侵蚀,形成山峡和河谷,使高原“裂开”,其中最突出的例子是在米吉多、亚雅仑谷和伯示麦的壕沟,它们把示非拉的始新世丘陵地带与犹太高原分开。沿着中央山脊,这些石灰岩曾被往上推,并轻微的褶曲,成为一连串的穹形,而在北面的撒玛利亚和加利利,穹形变得更复杂交错。在外约但,它们则是平卧地覆盖在大陆地层之上。古代的地层在东南面亚拉巴河谷的峭壁及西乃半岛暴露出来,与此重叠的有“努比亚”沙岩,后者源于沙漠,有很长的地质历史,故此颜色是红的,而以东极有可能是因此得名(以东是“红色”的意思)。在东北部的巴珊高原,近代的玄武熔岩覆盖在广大而起伏不平的石灰岩以上,并一直伸展至加利利湖周围的约但河谷。玄武岩经风化成为肥沃的土壤,自古就吸引大量居民到加利利湖沿岸生活。

  巴勒斯坦也受地壳活动的骚扰。从史前时代至史载时期,火山爆发都时有所闻,位于亚喀巴湾东南的哈雷安纳(Harrat en-Nar)便是一些例子;直至主后第八和第十三世纪,这些火山仍然活跃爆发。把出十九18诗六十八8的描述视为火山活动是很诱人的,不过按传统的说法,西乃的地点是位于古代结晶状石岩的地区,近代并没有火山活动在这里发生。有关所多玛和蛾摩拉被毁灭的描述(创十四10,十九23-28),是对某种火山现象的回忆,相信是与硫磺气体和液体沥青的迸入有关。圣经也有关于地震(创十九25撒上十四15摩一1)和断层形成(民十六31-35)的记录,所有这些都跟约但河和死海的大裂谷,或一连串横向的断层有关,后者形成了以斯德伦谷,并把撒玛利亚和加利利分割成一连串复杂交错的高原和低洼,低洼为冲积物所覆盖。

  半干旱的气候环境使土地崎岖不毛,特别是犹大山地东部和南部的边缘地带,以及外约但高原的西边。在深邃的约但河谷中,软泥灰岩从一个比现在的死海还要大的湖冲积而来,在谷槽中断开,形成位于水平线以下365公尺有多的歌珥。流入亚拉巴河槽的季节性间歇河,也深深切入亚拉巴的斜坡,故此 AV 〔译注:和合本同〕所提到的“滑地”,其实是尼革和约但河谷很多地方的特征(申卅二35箴三23耶廿三12,卅一9)。尼革大部分是荒芜的石砾沙漠,而圣经也有直接提及被风吹移的黄土沉积(出十20-23;申廿八24鸿一3)。

Ⅲ 气候和植物

  地中海东部的地带可划分为三个气候区域:地中海、草原,和沙漠,各有本区独特的植物。沿岸一直南下到迦萨为止是地中海气候。比起内陆山区更严寒的情况(耶路撒冷一月份的气温平均为华氏44.6度,摄氏7度),这里的冬天算是温和的(迦萨一月份的平均气温为华氏53.6度,摄氏12度)。夏季则无处不热(在七月,迦萨是华氏78.8度,摄氏26度;耶路撒冷是华氏73.4度,摄氏23度)。在浩兰(Hauran),下雪是平常的事,然而像在利巴嫩高山上那样持续的积雪(耶十八14)却是不寻常的,而在其他地方,下雪更是罕见的现象(撒下廿三20)。全年的雨量差不多都集中于冬季,尤以隆冬为最甚,夏季(六-十月)只有少量降雨,不足全年总雨量的十五分之一。雨量亦因地而异,沿岸一带有卅五至四十公分;在迦密山、犹大、加利利和外约但的山区,则有七十五公分。南部的别是巴地区、部分的约但河谷,和外约但的高原是草原气候,虽然气温与犹大山区相若,但雨量则只有二十至三十公分。约但河谷地是亚热带气候,夏季的酷热使人窒息,在耶利哥,从六月至九月,平均每天最高气温都维持在华氏100度(摄氏38度)以上,并且更经常录得华氏110-120度(摄氏43-49度)。冬季则较怡人,一月份平均每天最高气温为华氏65-68度(摄氏18-20度)。在尼革、约但河谷南部,和外约但平原以东及以南之地区则是沙漠气候,每年雨量少于二十公分。

  没有任何考古发现显示,自圣经记载的时代以来,这里的天气曾有转变。靠近亚喀巴湾,新近挖掘出数条罗马水沟,它们的位置仍然配合它们原先筑来要接驳的那些水泉,并且在尼革的拜占庭时代水井,只要仍然保持它们的清洁及经常使用,水位仍能达到昔日的水平。故此,圣经的记述实在提供了有关现今气候的准确描写。寒暑两季的差别(创八22;摩三15),秋雨的开始都有清楚的描述(申十一14;何六3;珥二23)。雨量的多寡和分布常是变化无常的(摩四7),而长期的干旱也在不同场合记录下来(王上十七7耶十七8;珥一10-12、17-20)。

  由于地势上强烈的差距(从水平线以上1,020公尺的希伯仑,下降至水平线以下390公尺的死海),巴勒斯坦虽然如此细小,它的植物可算非常繁多(大约有三千种维管类*植物),其中大部分是一年生植物。只有很少地区有茂密的树林(*树木),不过*黑门山和*利巴嫩山仍保存了残余的树林,例如香柏、杉木、橡树和松树,而圣经中的哥兰(Golan 或 Jaulan)至今仍保存了松树与橡树林。利巴嫩一向都以香柏著名。地中海型林木曾一度遍布中央山脊(书十七18),但遭到以色列人和其他人的砍伐;时至今日,一度生长于伯特利(王下二24)、以法莲(书十七15),和约但河谷附近基列地的林木,现已无迹可寻。

  橡树林长期以来都长于沙仑(“沙仑”是树林的意思),但圣经预言有三处林木地区要变成蓄牧草场:沿沿岸的沙仑、基列北部,和加利利东南部(见:赛六十五10)。蓄牧的发展导致巴勒斯坦许多的林木被砍伐(参:王下三4)。但在地中海气候之下,“旷野的草原”是季节性并短促的,故此拉比亚基巴(Rabbi Akiba,主后约100)曾眼光锐利地说道“那些为了饲养小牛而砍伐美好树木的人……,他们将看不见祝福的征兆”。巴勒斯坦的灌木林地恶化得如此厉害,以致在1948年现代的以色列国成立时,大部分未垦之地只剩下萧条的矮灌木(batha)生长于外露的岩石之间。靠近草原和沙漠地带,地形的颜色往往受石质的颜色所支配,因为在这里只有少量的灌木类植物,如苦艾(茵蔯)、金雀花、藜,和一丛丛能够适应干燥地带生长的植物。只有约但河的两岸才有茂密宽广的多种柳树、杨树、柽柳,和夹竹桃的树林。

  但许多巴勒斯坦山地的肥沃土坏(terra vessa)已被冲蚀,加上梯田耕作的衰落,这些山地便成为古代文化的墓地。曾有人估计,自罗马时代以来,已有大约二十至四十亿立方公尺的土壤,从犹太群山的东边被冲蚀,这些土壤足以供应四千至八千平方公里的肥沃耕地。伯十四18-19似乎是暗示土壤侵蚀的威胁,而诗八十三13-14则形容夏季天旱时火灾蔓延的迅速。以色列人觉察地中海一带气候的无常,明白到他们危危乎处于沙漠与耕地之间,不能怠慢,必须有平衡与节制(出廿三29-30;箴廿四30-34)。(*露水,*雨,*风)

Ⅳ 水源和农业
  在巴勒斯坦,超过七十个古旧地方的名字包含 `ain 一字,意即“水泉”,而另外六十个则有 bi^r 一字,意即“水井”,这现象并不是偶然的事。除了约但河和它的少数支流,以及四、五条源自水泉的沿岸小溪外,其他所有河流都是季节性的。当五、六月溶雪的时候,河流的水位最高(书三15),但大部分河流在炎夏干涸(王上十七7;廿四19;珥一20),特别是在尼革地区(诗一二六4)。然而当秋雨来临时,河水便暴涨;圣经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泛滥,有生动的描述(士五21;太七27)。故此,“活水的泉源”正是以色列居民心中的理想。主前约1,300年,灰泥(mortar)的发明使以色列人可以建筑*贮水池,收集雨水;这可能就是以色列人得以迅速移居犹太高地的主要原因。早期的记载已有提及人掘*井取水给牲畜喝(创廿六,等等),而灌溉也是众人所熟悉的(创十三10)。圣经也常常提及供应市镇居民的蓄水池(歌七4)而部分水池更要靠开山凿石来引进食水(王下廿20)。神往往藉着以色列人对水的需求来给予他们道德上的教训(申八7-10,十一10-17;王上十八;耶二13,十四22)。

  至少在王国兴起之前,巴勒斯坦中部的农业人口包括了小地主在内,而亚比该送给大卫的礼物(撒上廿五18)正代表了典型的农产。由于雨量稀少,犹太地的大麦比小麦重要;迦密山因葡萄扬名,而以法莲和加利利则盛产橄榄;这些〔记于圣经的特点〕都从圣经时代之后的农作业获得证实。但旱灾往往带来负债和奴役的局面,结果虽然禧年(利廿五)的措施要发挥理想中的民主精神,但王室占有土地,地主拥有庞大田产,贫民被迫服役等现象早在扫罗时代即已出现(撒上八16,廿二7,廿五2)。在外约但和尼革,只要是有水井和绿洲的地方,畜牧的人传统上都以耕种为副业。然而,过度牧羊的做法经常危害农业,而沙漠〔外族〕的入侵后果更严重,不时导致农业的式微。

Ⅴ 民居

  研究巴勒斯坦的历史地理,其中一个主要的困难是地名的辨认。圣经大约记载了622个约但河以西的地方名称。在卡纳克(Karnak)发现的杜得模西士三世(Tuthmosis III)、塞都斯一世(Sethos I)、兰塞二世(Rameses II)和*示撒一世(Shishak I)的名单,为巴勒斯坦的地志提供了一些资料。优西比乌(Eusebius)和耶柔米(Jerome)的《地志》(Onomasticon),是另一珍贵资料来源。雷兰(R. Reland, 1714)为现代鲁宾逊(Edward Robinson)的地志工作铺了路。当鲁氏于1838年造访巴勒斯坦的时候,他鉴认出177个地方,其中只有极少数后来须要修改。1865年,巴勒斯坦探测基金成立,到1927年,已有大约434个地方被辨认出来,单单康迪尔(Conder)就加上了147个新名,其中一部分仍有异议,而近代学术界仍在继续讨论某几个地方。

  肯扬(Kathleen Kenyon)在*耶利哥的惊人发现显示,那里自主前6,000至8,000年,在面积八英亩,人口约三千的据点上,已有类似都市的生活方式(*考古学)。诚然,约但河谷自早期以来似乎已经是一处人口稠密的地区。革路克(N. Glueck)在此处找出了约七十个地点,其中不少在五千年前已经建成,并且有卅五个到以色列人时代仍有人聚居。这个曾经如此吸引罗得的河谷(创十三10)只是到后来才变得较为荒凉,这极有可能是跟疟疾的爆发有关。有人认为其中一些废丘实际上是人工造的土丘,是特意建筑在沼泽之上的,而后来的居民又再把它们加高了。不过,无论在那里,水的供应仍然是决定殖民的主要因素。堡垒和设防城都建筑在重要且终年不的竭的水泉旁,如耶利哥、伯珊和亚弗(这城是因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在此交战而著名)。诚然,很自然的,在有大量水泉的据点,自古便不断有人聚居。

  从远古起,迦密山以南沿岸的平原,人口都是颇稠密的,因为这里很容易掘通沙土,开井到黏土层,这地层呈透镜状,中央积聚了地下水。但较北面的沙仑谷及上加利利,由于水源丰富,生长了较浓密的林木,反而阻碍了人的聚居,直至近代才有转变。在下加利利和撒玛利亚的盆地,人口长期以来都很稠密,散居在不同的村庄,但自耶路撒冷以南起,村庄愈来愈少,并变得较集中,一直到别是巴附近,人口只聚居在战略性而筑有水井的防卫据点。在外约但的高原边界,有数个防御据点。如彼特拉、波斯拉(Bozrah 或 Buseira),和陀弗(Tophel 或 Tafileh)。再往东去,就只有一狭窄的农业地带,散布着村庄,王道便是经此而过。在这些主要受水源控制的人口聚居模式下,战略性和最重要的城镇都在十字路口崛起,邻近的峡道使横贯的路可连于主要的南北公路。在圣经时代,别是巴、希伯仑、耶路撒冷、伯特利、示剑、撒玛利亚、米吉多、伯珊,和夏琐便是这类城镇。故此,诗人可以高声呼喊:“祂领他们行走直路,使他们往可居住的城邑”(诗一○七7)。

Ⅵ 巴勒斯坦的区域
  地理学家可以划分许多区域,多如值得研究的问题,故此若以为巴勒斯坦所划分的区域可以永远有效是荒谬的。不过在巴勒斯坦的历史里,某些区域一再出现,故应加以辨识。前文所提及粗略的划分是很清楚的:滨海平原,中央山地,裂谷,外约但的高原及沙漠。

  从利巴嫩的边境到迦萨,滨海平原伸展长达二百公里,中途为北面的迦密山所截断。在迦密山以北,亚设平原伸展四十公里,一直至古代的推罗梯山,在此处加利利群山挤近岸边。在以色列人的历史中,亚设平原没有扮演任何角色,但位于它东南面的耶斯列谷和以斯德伦平原则相当重要。它们向内陆伸展五十公里,最宽达二十公里,成为从埃及到大马色及北部的主要通道。沿这谷和平原有一些战略性的中心,如米吉多、耶斯列,和伯珊,它们曾因卷入以色列的战争而闻名(士五,七1;撒上廿九1,卅一12),并且还是末日启示中将来重要的地点(启十六16)。迦密山“庇护”着细小的多珥平原,在它以南是沙仑平原及其五大非利士重镇:以革伦、亚实突、亚实基伦、迦特,和迦萨。沙仑平原向东伸延,渐渐融入示非拉的丘陵地带,示非拉正是以色列与非利士的缓冲区。狭窄的河谷横跨曾一度满布桑树的丘陵(王上十27;代下一15,九27);从士师时代到大卫在位期间,这些河谷都目睹了早期以色列挣扎求存的经过,其中的亚雅仑谷(书十10-15;撒上十四31)、梭烈谷(士十六)和以拉谷(撒上十七1-2),便最为著名。

  以山丘和高原交叠而成的中央山脉,从北加利利伸展至西乃,长约三百公里。南部的犹大是轻微起伏的褶皱,但东面的犹大旷野(或耶施扪 [Jeshimon]),却是深深裂开的白垩地,且急剧下降至东面裂谷。这犹大高原向北伸展,进入以法莲山地,此山地有一些方便的东西通道;但再往北面,撒玛利亚的丘陵从超过一千公尺的犹大山脉,缓缓降低至平均只有三百公尺左右的中央盆地,很多圣经古城(如基比亚、撒冷、示剑,和叙加)均坐落于此。以巴路山(945公尺)和基利心山(890公尺)亦俯瞰此盆地。撒玛利亚和其他肥沃的盆地,一直受着外界的影响,信仰早已腐化。以斯德伦平原以北便是加利利,分为南北两区:南加利利(或称下加利利)的地形跟撒玛利亚相似,而北(上)加利利的山脉则高达九百公尺以上。许多盆地,如著名的拿撒勒,提供了沿岸至湖区的往来通道及蓬勃的农业,在耶稣的时代,湖区已是人口稠密的地方。

  约但河顺着大裂谷流经巴勒斯坦超过一百公里以上,它的北部还有呼勒湖和加利利湖;此处群山环绕,其中著名的是约但河之源头黑门山(申三9,四48)。在呼勒盆地以南,约但河冲破了曾一度封锁洼地的玄武岩石坝,经一峡道流入水平线以下二百公尺的提比哩亚湖(或称加利利海)。在这以南,雅姆克河与约但河汇合,河谷渐渐向南扩阔至死海槽。凯尼泽泉(`Ain Khaneizer)的峭壁以南便是亚拉巴的北端,此谷伸展一百六十公里至亚喀巴湾,有外约但高原俯临这整个沙漠地带。这区域的西面是尼革中部的荒芜山地及草原,一直伸展到别是巴。越过外约但高原的边缘,东面是一连串在圣经时代著名的地方:巴珊高原及俯视其东面的德鲁兹(Jebel Druze)大火山洞;位于一片长五十五公里、宽四十公里的巨大椭圆形穹地,以树木闻名的基列(耶廿二6;亚十10);亚扪和摩押的平坦草原;撒烈谷(申二13;赛十五7)以南,有断层和倾斜的以东石岩,及其坚不可摧的堡垒。往东或往南去,便是备受热风摧残的沙漠,沙石的高原。另见*约但,*南地(尼革),*沙仑,*寻的旷野。有关巴勒斯坦的考古发现,见*考古学及个别考古地点;有关历史,见*迦南,*以色列,*犹大,*非利士人;非利士地,等等。

 
参考资料《新圣经词典》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巴哈摩押    下一篇 帕勒提人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