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讯百科  > 所属分类  >  经典    地名    民族   
[0] 评论[0] 编辑

非利士人;非利士地

非利士人;非利士地(PHILISTINES, PHILISTIA)


Ⅰ 名称

  在旧约,非利士一名写作 p#lis%ti^,通常与冠词连用;但更普遍的写法是其众数形式 p#lis%ti^m (很少写成 p#lis%tiyyi^m),一般没有冠词。他们聚居之地称为“非利士人之地”(~eres] p#lis%ti^m)或非利士地(p#les%et[)。现今“巴勒斯坦”一名就是从这些名称演变而来的。在七十士译本中,这个名字有不同的翻译:Phylistieim (主要出现于五经、约书亚记和士师记),Helle{nas (赛九12〔希伯来文旧约第11节〕),及 allophylos, -oi──“陌生人,外邦人”(不见于五经或约书亚记)。大概这名称就是埃及文献提到的 prst (象形文字在书写外国名字时以 r 代替 l 音,因这文字没有 l 音),以及亚述楔形文铭刻上的 palas%tu。

Ⅱ 圣经中有关非利士人的资料

a. 源起

  非利士人源自麦西(埃及)的儿子迦斯路希创十14代上一12),麦西是的儿子。当他们后来出现并与以色列人对抗时,他们是从*迦斐托来的(摩九7)。

b. 族长时期

 亚伯拉罕以撒曾与一个非利士人──基拉耳王亚比米勒──及其军长非各打交道(创廿-廿一,廿六)。在以色列的王国时期,非利士人进侵的野心是众所周知的,但亚比米勒却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采用了当地很多习俗;他拥有一个闪语名字,又与以撒结盟。

c. 出埃及和士师时期

  当以色列人离开埃及时,非利士人已经大量定居于埃及与迦萨之间沿岸一带,因此以色列人被迫绕道内陆,以避开“非利士地的道路”(出十三17)。事实上,与非利士地毗连的地中海被称为“非利士海”(出廿三31)。申二23所指的迦斐托人大概也应该是这地区的非利士人。

  以色列人在侵占迦南时并没有跟非利士人交锋,不过到了约书亚年纪老迈的时候,非利士人已经在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以革伦及迦特这五个城市建立了稳固的势力(书十三2-3)。从这时候起,神经常以这些人责打以色列人(士三2-3)。亚拿的儿子珊迦虽曾暂时击退他们(士三31),但他们不断从沿岸平原向内陆进逼,而以色列人甚至事奉他们的神(士十6-7)。在士师时代,参孙是以色列的大英雄(士十三-十六)。那时,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有社交上的联系,例如参孙娶了一个非利士女子为妻;后来他又与大利拉(就算她不是非利士人,也跟他们有紧密接触)发生关系。由于山区不是在非利士人的控制范围内。参孙在突袭后便逃到那里藏身。当参孙最后被非利士人捉拿后,他们用铜炼拘索他(十六21),迫他戏耍,而他们就坐在有柱子的楼房内和楼顶上观看他(十六25-27)。

d. 扫罗与大卫在位期间

  很可能主要因为非利士人不断的进犯,以色列人开始感到他们需要一位强大的军事领袖。在亚弗的惨痛战役中,非利士人将约柜掳去,又摧毁示罗的圣所(撒上四)。那时,他们大概已控制了以斯德伦、沿岸平原、南地及大部分山地,亦控制了铁器的分配,以致以色列人无法制造武器(撒上十三19-22)。扫罗被撒母耳膏立为王,并在密抹击败非利士人后,将他们赶出山地(撒上十四)。不过他那反覆无常的统治,使非利士人可以继续坐大,譬如他们在以弗大悯向以色列人挑战,引致大卫击杀歌利亚(撒上十七-十八)。后来扫罗转而追杀大卫,大卫于是成为亡命之徒,最后更投奔迦特王亚吉作附庸(撒上廿七)。在基利波山一役中,大卫得免参战,而扫罗和他的儿子则战败身亡。当大卫统治以色列的时候,他至少与迦特维持友好的关系,事实上,他在位期间一直都雇用一批非利士人作他的私人保镖(*基利提人)。不过,最后的冲突始终要来;大卫将非利士人赶出山地,又攻打他们的大本营(撒下五25),彻底消除了他们危害以色列的势力。

e. 王国分裂时期

  在王国时期,非利士人仍然不断制造麻烦。随着大卫的离世,以色列国开始衰弱,非利士人的城市(除了迦特,代下十一8)得以独立,而边界更常有战事发生(王上十五27,十六15)。约沙法执政时期,曾收取某些非利士人的贡银(代下十七11);但在约兰作王时期,边城立拿也背叛了以色列(王下八22);在亚哈斯期间,非利士人仍然野心勃勃(赛九8-12)。圣经最后一次提及非利士人,是在被掳回归后撒迦利亚的预言中。

Ⅲ 非利士地

  这是非利士人聚居的核心,并因他们得名。这地以五座主要的非利士城市(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以革伦迦特)为中心,是在迦密山以南沿岸的狭长地带,往内陆则伸展至犹大山脚的地方。圣经中其他特别与非利士人有关的城市是*伯善和*基拉耳。到目前为止,上述五个主要非利士城市的地点还未能确定(参看个别城市的介绍)。

Ⅳ 铭刻中有关非利士人的资料

  非利士人的名字(prst)第一次被提及,是在兰塞(Rameses)三世执政第五年(主前1185)及随后年日的编年史中,刻在他献给亚孟神(Ammon)的庙里,这庙是在靠近底比斯的梅迪内特哈布(Medinet Habu)。这铭刻描述他率军抵抗路比人(Libyans)及其他通称为“海上民族”之人的侵略,而 prst 便是“海上民族”之一。“海上民族”的其他成员早已在米聂他(Merenptah)、兰塞二世的铭刻及十四世纪的亚玛拿信件中提及,计有路库人(Lukku)、塞丹努人(S%erdanu)、但努拿人(Danuna)。在梅迪内特哈布庙里的浮雕显示,那些海上民族一家大小带着行李,驾车或乘船而至;按这描绘,prst 和与他们关系密切的 t[kr (杰克尔人 [Tjekker])头戴饰物──多条羽毛垂直插在一条横带上。在革哩底的费斯托斯(Phaistos)出土的一块盘状泥版上,其中一个图形符号是佩戴类似头饰的人头。学者一殷认为这块泥版来自主前十七世纪。

  亚述铭刻提到非利士地常有叛乱。第一次叛乱记载在亚达尼拉利(Adad-nirari)三世(主前810-782)的铭刻上,这铭文把非利士地、以色列与其他国家并列为进贡国。日后提革拉毗列色三世、撒珥根和西拿基立的编年史里都提到非利士人,通常以他们为反叛不成的手下败将。

  在巴比伦发现了一组属被掳时期的楔形文献,其上记载了外国人获分配口粮一事,当中有从非利士地来的人。

Ⅴ 考古学

a. 陶器

  在以非利士地为主的一些地点,大约是属于主前二千年期末叶的地层里,发现了一种陶器。由于这些陶器来自非利士人的地区和年代,学者通常将它们看为非利士人的东西。它们在装饰上跟爱琴海岸的陶器明显有相似之处。最近在塞浦路斯的恩科米(Enkomi)和辛达(Sinda)挖掘出本土制造的陶器(主前约1225-1175),估计是属于迈锡尼(Mycenaean) IIIC1b 时期的产物,仿照爱琴海岸的陶器,并且很可能是非利士陶器的先驱。

b. 黏土制的棺材

  在*伯善、法阿废丘(Tell el-Far`a)、拉吉及约但河东,发现了用黏土制成的棺材,这些棺材在头部那端塑成人面的轮廓,与埃及(特别是三角洲的迪耶废丘 [Tell el-Yehudiyeh])出土的棺材相似,两者大概也有关联。从其所属年代与分布地点来看,这些棺材似乎是非利士人的文物。支持这个看法的是,在一些人面的上方出现一排向上伸的直线,也许显示他们的羽毛头饰。

c. 武器

  埃及的浮雕描绘 prst 与杰克尔及塞丹努人手持长矛、圆盾、大刀及三角匕首。他们在青铜器时代与铁器时代之间的过渡期内抵达巴勒斯坦,所以圣经说他们用铜炼捆缚参孙,而在扫罗的时候则控制了该地区的铁器工业,是符合事实的。

Ⅵ 文化

  除了保留本身少数的异族文化特色外,非利士人大致上已经被周遭迦南文化同化了。

a. 政府

  五个非利士城市各由一个首领(seren)管辖(书十三3;士三3,十六5、8、18、27、30;撒上五8、11,六4、12、16、18,七7,廿九2、6-7;代上十二19)。跟 seren 大概同词源的是路维安文(Luwian,赫人的象形文字)的 tarwanas──指“审判官”或类似意思,以及希腊化时期之前(大概属印欧语系)的希腊字 tyrannos──指“独裁统治者”。seren 的准确意思虽然未能肯定,但“统治者”(RSV 作 'ruler')是一个合理的翻译。

b. 语言

  非利士的碑文从未为人发现,他们所用的语言也是个谜;不过有学者推测,非利士语可能源自一种在希腊文出现以前流行于爱琴海地区的印欧语言。圣经中有某些字眼可能是从非利士文借来的。除了 seren 外,“头盔”一词也被认为是非利士文;这个字的不同拼法── ko^ba` 及 qo^b[a` ──显示它是外来语。另一个被认作非利士字的是 ~arga{z,即“匣子”之意(撒上六8、11、15、AV 作 'coffer' 〔保险箱〕)。还有其他的字眼有时候亦被认为是非利士字,不过学者普遍不同意这些看法。至于名字方面,亚吉(~a{k[i^s%)大概相等于 ~ks%,后者在一块大约来自第十八王朝的埃及碑刻上被列为一个 kftyw (*迦斐托)名字;歌利亚一名(golyat)的词尾 -yat,很可能与路维安文(赫人像形文字)及吕底亚文的名字有关连,它们的词尾分别是 -wattas% 及 -uattes。除了这几个字以外,非利士人显然采纳了他们所驱走的民族的闪族语言。

c. 宗教

  要认识非利士人的宗教,就要借助圣经的资料。圣经提过三个非利士神名:*大衮、*亚斯他录及*巴力西卜:它们全属近东的神祇,也许非利士人认为巴勒斯坦地的神跟他们自己的神相同,并修订自己的宗教,以迁就当地的信仰。某学者在伯善挖掘出两座庙宇,认为分别是大衮庙和亚斯他录庙,后者是非利士人存放扫罗衣物之处;然而我们无法确定出土的庙宇是属于非利士人所有。非利士人向神明献祭(士十六23),在战争时带有护身符(撒下五21)。

Ⅶ 源起及角色

  根据各样的证据,我们可以肯定说,非利士人纵然原先可能居于别的地方,却是直接从爱琴海岸来到巴勒斯坦。一些学者将非利士人一名等同于 Pelasgoi──先于希腊人的爱琴海岸居民;支持这观点的证据是,在希腊的文献中这个名字曾出现两次,只是用 t 代替了 g。这观点仍在争论中,不过就算它是真确的话,作用也不大,因为有关 Pelasgoi 的古典资料有不少前后矛盾的地方。

  故此,非利士人似乎是海上民族之一,他们在主前二千年期末叶,大概由于希腊人的到达被迫离开爱琴海岸,沿海陆两路迁移到近东,其中有些人是经革哩底和塞浦路斯而来的。到达近东后,他们建立起自己的立足点。最初他们作法老、赫王和迦南统治者的雇佣兵,后来就融入当地人口,成为本土居民。虽然多个世纪以来他们都保留着自己的名字,但圣经中的非利士人跟占据邻近海岸地区的杰克尔人和其他海上民族一样,实际上都成为了迦南人。

Ⅷ 族长故事中的非利士人

  在主前十二世纪以前,圣经以外的铭刻资料都没有提到非利士人,与他们有关的考古学遗迹也付诸阙如。故此很多注释家都否定圣经在族长时期提到他们之处,认为是时代上的错误。然而有两点我们必须考虑:首先,有证据显示爱琴海地区的贸易在米诺斯中期 II(Middle Minoan II,主前约1900-1700;*革哩底)有蓬勃的发展;多处地方都发现了这时期制于爱琴海岸或受其影响的文物,包括在叙利亚的沙呣拉角(Ras Shamra),巴勒斯坦的夏琐,甚至米吉多,以及埃及的托德(To^d)、哈拉盖(Harageh)、拉亨(Lahun)及阿比多斯(Abydos)。很可能大部分的交易货品都是些不耐久的物件,如纺织品之类。这时期在埃及和亚洲(马里〔Mari〕)出现的新款螺旋形设计可能支持这论点。支持上述地区有贸易往来的另一证据是,在马里发现的一块泥版(十八世纪)记录了夏琐王送礼到卡普塔拉(Kaptara;*迦斐托)一事。其次,古代的人对于民族名称的精确性并不讲究;当他们论到像海上民族那样由不同部族组成的群体时,就不大可能仔细辨别各成员的名字了。因此,碑文中若欠缺某一族名,可能只意味该族在当时并不重要,所以不值一提。海上民族与他们在近东做贸易的前人一样,分批蜂拥而来;而非利士人是在十二世纪最大的一批来客,因而在历史记载中榜上有名。然而,更早期的爱琴海岸商贾中,没有理由不可以包括小群的非利士人在内,只不过他们不够显著,没有受到周围大国注意罢了。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腓立比书    下一篇 非尼哈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