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讯百科  > 所属分类  >  经典    地名   
[1] 评论[0] 编辑

腓尼基;腓尼基人

腓尼基;腓尼基人(PHOENICIA, PHOENICIANS)


  地中海东岸的一个地区及其居民;这地区占地约二百四十公里,位于利他尼河(Litani)和亚发河(Arvad)之间,相当于现代的黎巴嫩-拉塔基亚(Latakia)南部。

  在新约的记载中,只一次提到腓尼基之名(AV 作 Phenice),说这是基督徒在司提反被害之后为了逃避逼迫而前往的地方(徒十一19)。保罗与西拉由撒玛利亚往安提阿时途经此地(徒十五3)。后来,保罗往耶路撒冷途中,也曾在腓尼基海岸靠近推罗处登陆(徒廿一2-3)。在耶稣时代,腓尼基被称为“推罗西顿的海边和境内”(太十五21;路六17),而当地居民,包括希腊人在内,通称为“叙利腓尼基族”(可七26)。

  在旧约时代,希伯来人称腓尼基人的居地为“迦南”(赛廿三11),因“迦南人”(亦即“商人”)可能是当地居民的自称(创十15)。然而,历代的习惯都用这地区的主要城市(*推罗,*西顿)来指称腓尼基,因为除了诸如希兰一世(Hiram I)治下的某些时期之外,这些城市在政治上并没有紧密的连系。另外几处主要的聚居点是亚发(Arvad),森美拉(Simyra),迦巴勒/比布罗斯(Gebal/Byblos),贝鲁特(Be [i] rut),以及撒勒法(Zarephath)。

Ⅰ 历史
  腓尼基人以航海为业,其原居地何在,至今未明,然而根据希罗多德(Herodotus; 1, 1; 7. 89)的记载,他们是由波斯湾地区沿陆路而来,渡过红海后,首先开发了西顿。有关他们存在的最早考古证据,可能是于比布罗斯(结廿七9的迦巴勒 [Gubla 或 Gebal],即现代的迦贝尔 [Gebail] 出土的、主前约3000年的“原始腓尼基”遗物。以蒙特(Montet)和邓南(Dunand)为首的法国人自1924年起,便挖掘这个重要的考古地点。埃及第五王朝(主前约2500)萨荷(Sahure)时代的浮雕上,刻有比布罗斯的船舶;我们确信,到了主前十八世纪,腓尼基和埃及之间的木材和艺术商品的贸易已相当蓬勃(*船〔大型与小型〕)。腓尼基人此时已定居于他们沿〔地中海〕岸最初开发的殖民地,包括约帕、多珥(士一27-31)、亚柯和乌加列(沙呣拉角 [Ras Shamra])。他们选择易于防守的天然海港,然后逐渐控制当地的居民,就如在沙呣拉角一样(第四层)。

  几个世纪以来,埃及第十八、十九王朝都对腓尼基施行经济和近乎军事式的控制;亚发便是杜得模西士三世(Tuthmosis III,主前约1485)宣称曾经夺取的多处地方之一。然而,由比布罗斯的利哈地(Rib-Addi)和推罗的亚比米基(Abimiki)写给居于埃及亚玛拿(Amarna)的亚门诺斐斯(Amenophis)三世的信件显示,大约到了主前1400年,苏缪港(S]umur)和贝鲁特(Berut)背叛埃及,连同当时似乎保持独立的西顿封锁了腓尼基的城镇(*亚玛拿)。约于主前1200年,“海上民族”入侵沿岸地区,亚发和乌加列被摧毁,西顿人逃往推罗;推罗就变成主要港口,成了以赛亚所说的“西顿的女儿”(廿三12)。

  在大卫的时代,推罗在阿比巴力(Abi-Baal)之子希兰一世的统治下迈进盛世。腓尼基人在贸易上与大卫合作(撒下五11;王上五1);希兰王又与所罗门立约,给他供应木材、石头、匠人,以建造圣殿和宫室(王上五1-12;代下二3-16),也提供船只和导航人员,以协助犹大舰队,并协助所罗门发展以旬迦别,使之成为长程航行的基地(王上九27)。推罗因而赚得土地进益,因为所罗门把二十个与推罗接壤的村庄送给希兰,作为部分的回报(10-14节)。腓尼基向来受埃及的艺术、设计和方法影响,此时却足有资格去影响希伯来人的思想。希兰是一位征服者,也在推罗建筑了几座神殿,他又是一位成功的统治者,曾平定殖民地的叛变(参 W. F. Albright, Leland Volume, 1942,页43-4)。到了主前九世纪,腓尼基人在多处建立殖民地,包括撒丁岛(Sardinia)的努法(Nova)和达罗斯(Tharros),塞浦路斯(Cyprus)的基提安(Kition),和托鲁斯(Taurus)北部的迦来特皮(Karatepe);这大概都是出于希兰的主意。乌提卡(Utica)是在主前十二世纪建立的,而迦太基(Carthage)、西西里(Sicily)的摩雅(Motya)和突尼斯(Tunisia)则在主前第八世纪已建立了。

  希兰的继任者是一位名叫谒巴力(Ethbaal)的大祭司,他藉女儿耶洗别与亚哈的联婚来加强他与以色列的联盟(王上十六31),于是,以色列人对腓尼基神灵巴力的崇拜就更为普遍了(王上十八19)。以利亚有一段时期避居在撒勒法,此地位于西顿治下的海岸,所以在当时不受推罗管辖(王上十七9)。

  亚述扩张势力,腓尼基的城市因而受到压力。亚述拿西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4-859)自推罗、西顿、迦巴勒和亚发征收衣物、染色的布、宝石、雕刻的象牙和木材。日后撒缦以色三世于主前841年围困大马色,挥军直捣地中海岸的多格(Dog)河流域,再次向上述城邦征收贡物。推罗和西顿向他称臣纳贡的情况及所献的礼物,给刻画在巴拉禾(Balawat)的亚述神庙的铜门之上(见 ANEP,页356-7)。亚达尼拉利(Adad-nirari)三世于主前803年宣称推罗和西顿为其藩属国(DOTT,页51)。当提革拉毗列色(Tiglathpileser)三世围困亚珥拔城(Arpad,主前约741)时,推罗的希兰姆(Hirammu)和迦巴勒(即比布罗斯)的西比提比以里(Sibitti-Bi~ili)向他纳贡,大概与此同时,以色列王米拿现也向他称臣。

  数年之后,亚述派遣其军中将领(rab s%aqe 〔*拉伯沙基〕)向推罗的梅坦拿(Metenna)征收税项。从上达亚述王的函件中,可看出推罗和西顿均直属一位亚述的官长所管辖,这官长将税收(大部分是木材和物品)直接输往迦拉(Calah;见 Iraq 17, 1955,页126-54)。主前734年,提革拉毗列色三世攻陷了通往推罗和西顿的要塞卡施普拿(Kashpuna),当时推罗西顿已缔结防守联盟。

  撒珥根(Sargon)继续侵略腓尼基沿岸地带,而西拿基立(主前约701)则侵占了推罗附近的乌色(Us%s%e),并将腓尼基囚犯掳往尼尼微,为他建筑新王宫(可见于浮雕),也有囚犯被运往奥皮斯(Opis)为他建造舰队,因为他计划横渡波斯湾去追捕叛徒*米罗达巴拉但(Merodach-baladan)。然而,较大的城镇仍坚持独立不屈,直到以撒哈顿(Esarhaddon)洗掠西顿,并将其中幸存者迁往一座名为“以撒哈顿城寨”的新城,以及其邻近的十五个乡镇。以撒哈顿与推罗的巴力(Ba`ali)缔约,条约声言派他辖管其他城市,如亚发、亚柯、多珥、迦巴勒,和利巴嫩山,这条约同时管制贸易和船运。然而,巴力受了埃及王特哈加(Tirhakah)的怂恿而背叛以撒哈顿。后者于是围困推罗,把腓尼基贬为一省的辖区。各城的统治者,包括迦巴勒的米基阿沙帕(Milki-asapa)、亚发的马坦巴力(Matan-Ba`al)等,被迫“背负劳役的筐子”,亦即为以撒哈顿在迦拉的新建王宫建筑地基,一如玛拿西在巴比伦的遭遇(代下卅三11)。

  亚述巴尼帕进逼埃及之前,一直与腓尼基交战,并于主前665年一役中控制了巴力。亚述巴尼帕娶巴力的女儿们为妾,并向他征收重赋。巴力死后,阿斯巴力(Azi-Ba`al)被立为王,雅肯鲁(Yakinlu)则被任命治理亚发。

  亚述式微后,腓尼基诸城重获自主权,并与埃及新开发的港口通商。与腓尼基人同族的迦太基人,于主前第七至第五世纪,在阿尔及利亚、西班牙、摩洛哥建立殖民地,又于主前535年一场海战中大胜伊特鲁斯坎人(Etruscan),终于关闭了腓尼基商人在地中海西岸的通商大门。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挥军直逼埃及,途中约于主前585至573年围攻推罗达十三年之久(结廿六1-廿九1起);虽然伊索巴力(Ithobaal)被掳至巴比伦为囚,但推罗城始终保持一定程度的自治。它在新巴比伦王朝和波斯王朝期间一直保持这地位,并继续与埃及贸易(番一11),又供应耶路撒冷所需的鱼和各样货品(尼十三16),而可能藉此换取木材和手纺的布匹(箴卅一24;*技艺)。

  亚历山大大帝藉着人造的堤道攻陷推罗这岛城,引致人命伤亡惨重,全城损毁不堪,但她却能恢复元气,并在希腊罗马时代,与西顿同享繁荣(如:太十五21)。

Ⅱ 宗教
  腓尼基人拜偶像之风甚炽盛,以利亚(王上十八-十九)和后来的希伯来先知(赛六十五11)都严厉谴责。从沙呣拉角的记载看来,他们早期崇尚多神论和自然神观,主要的神灵包括巴力(巴力又称米力克 [Melek],意即“王”),太阳神撒普斯(Saps),和地府的神灵利施夫(Reshep,米卡尔 [Mikkal])。注重生殖崇拜的教派则敬拜亚拿特(`Anat,亚斯他特 [Astarte, Ashtart]),他们又流行融和闪族与埃及的思想,结果是产生了对亚度尼斯(Adonis)和*搭模斯(Tammuz)的敬拜,把前者等同于阿西利斯神(Osiris)。其他神祇计有掌医疗的神埃舒门(Eshmun)(即希腊的阿克里比阿 [Asklepios]),和美耳刻(Melqart)。

Ⅲ 艺术

  腓尼基人的宗教具有兼收并蓄的倾向,而这种特色亦在他们的艺术流露出来,后者可谓融合了闪族、埃及人和户利人(Hurrian)的艺术于一炉。这是由于地理位置的影响,而对外通商也带来了物料和风气的交流。腓尼基人多从事海上贸易和艺术制作。他们输出由本地染色、纺织和刺绣的丝、麻布以及羊毛,因此,腓尼基一名可能源于希腊文的 phoinikoi,意为“紫红色的人们”(亚甲文为 kinahhi/kina`ain,亦即迦南)(*技艺;POTT,页34);他们外销的货物还包括来自利巴嫩腹地的大量木材及木制品。腓尼基的工艺师傅所采用的材料包括石块(如:亚希兰 [Ahiram] 的石棺,主前约900;BASOR 134, 1954,页9; Syria 11, 1930,页180起)、*象牙,和*玻璃。虽然希伯来人自己不接受任何形像或人像(*艺术),但内陆却出土了不少主前第四世纪及以前的腓尼基银币和铜币。由于通商所需,他们发展了*书写文字(被称为腓尼基、比布罗斯,和乌加列字母),作计算用的算盘,以及*蒲纸书籍。腓尼基的文学作品,包括比布罗斯的桑丘尼亚托(Sanchuniathon)的神话和推罗的门安德(Menander)的历史,仅保存于后代作家寥寥可数的引文中,这是十分可惜的,因为不少的东方学问大概是藉着他们的文学作品传到希腊的。

 

参考资料《新圣经词典》


附件列表


1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非比    下一篇 长生鸟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